行业动态

该品牌还将携手国泰航空一起推出,潘迪特还在和分析师大谈超出预期的三季度业绩及花旗新兴市场业务

29 11月 , 2019  

铝道网】■ 55岁潘迪特16日闪电辞去CEO一职

铝道网】市场变幻莫测,十年一个轮回,转千弯,过万浪,市场风险一浪大过一浪,业内资深炒作人士现在大家趋同判断炒作模式已经到了战略转型阶段,不管是国从南到北的各级市场代理商还是湖北、河南、陕西、北京的众多招商公司的招商实际业绩,整体上出现疲软,各地市场代理商一线市场面对的困局一年比一年大,市场问题一年比一年复杂,政府监管部门一年比一年对医药保健品下重拳打击。加上媒体对医药保健品市场运作的过程的频繁曝光,曾经较为让药界骄傲的炒作模式已经病入膏骨,曾经辉煌的市场历史难以重现。
随着中国老龄化时代的到来和中国人对健康的重视,医药保健品的市场容量现在是逐年递增,站在这个战略的高度去看,医药保健品市场是健康的,只是炒作模式现在不适应现阶段市场环境而已,那么炒作模式的出路究竟在哪里?
突破困局需要站在行业战略的高度和跳出行业的见识去思考,在炒作模式转型时期,方向大于方法,在服务各类炒作类产品的客户过程中和结合笔者15年医药保健品行业市场经验和营销策划的见识,提出炒作模式的三大出路,也算是对炒作行业一个方向性的总结:
出路一:把炒药当品牌药运作!
炒作模式的产品在某种程度上说都是经过策划广告夸大功效、承诺功效、大量买赠活动、产品概念恐吓等杀鸡取卵的手段炒作出来的,也就说,炒作模式从开始诞生就意味着这个模式是走不远的一个模式,站在100年内中国医药保健品市场营销的过程开,也许这十几年的炒作模式的辉煌就是一个怪物,当辉煌过后,模式到顶时候,还得回到正统的营销整合模式上来,把炒作的产品的皮扒光,其实产品只是普通产品而已,所以,回归是必然的,回到市场品牌整合运作模式是必然,如果相信炒作大势已去,切忌恋战,转移新战场也许就柳暗花明见新村,何必恋战于无把握的专题炒作或者整版轰炸之战?
市场变幻莫测,十年一个轮回,转千弯,过万浪,市场风险一浪大过一浪,业内资深炒作人士现在大家趋同判断炒作模式已经到了战略转型阶段,不管是全国从南到北的各级市场代理商还是湖北、河南、陕西、北京的众多招商公司的招商实际业绩,整体上出现疲软,各地市场代理商一线市场面对的困局一年比一年大,市场问题一年比一年复杂,政府监管部门一年比一年对医药保健品下重拳打击。加上媒体对医药保健品市场运作的过程的频繁曝光,曾经较为让药界骄傲的炒作模式已经病入膏骨,曾经辉煌的市场历史难以重现。
随着中国老龄化时代的到来和中国人对健康的重视,医药保健品的市场容量现在是逐年递增,站在这个战略的高度去看,医药保健品市场是健康的,只是炒作模式现在不适应现阶段市场环境而已,那么炒作模式的出路究竟在哪里?
突破困局需要站在行业战略的高度和跳出行业的见识去思考,在炒作模式转型时期,方向大于方法,首类营销团队在服务各类炒作类产品的客户过程中和结合笔者15年医药保健品行业市场经验和营销策划的见识,提出炒作模式的三大出路,也算是对炒作行业一个方向性的总结:
出路一:把炒药当品牌药运作!
炒作模式的产品在某种程度上说都是经过策划广告夸大功效、承诺功效、大量买赠活动、产品概念恐吓等杀鸡取卵的手段炒作出来的,也就说,炒作模式从开始诞生就意味着这个模式是走不远的一个模式,站在100年内中国医药保健品市场营销的过程开,也许这十几年的炒作模式的辉煌就是一个怪物,当辉煌过后,模式到顶时候,还得回到正统的营销整合模式上来,把炒作的产品的皮扒光,其实产品只是普通产品而已,所以,回归是必然的,回到市场品牌整合运作模式是必然,如果相信炒作大势已去,切忌恋战,转移新战场也许就柳暗花明见新村,何必恋战于无把握的专题炒作或者整版轰炸之战?我们再看看,每个企业发展起来的是不是都得靠整合运作?整合什么?整合渠道,整合媒体,整合执行队伍,整合品牌与渠道运作系列产品,模式不复合一定不强大,只有整合的模式才具备市场战斗力和竞争力,简单的模式一定容易被复制,把炒作当品牌药运作是市场发展的必然!宛西制药六味地黄丸、康王洗剂、金鸡妇科家族等等,无一不是整合运作成功的典范,笔者在企业打工时候经历过的博科鼻炎水、名露腋臭剂、明兴清开灵都是整合渠道运作的成功典范,这些产品是和炒作行的相反的道路,但市场已经证明他们的伟大的成功的模式!
出路二:跨界炒作,辉煌无限!
营销的本质是差异,同样的手段用在不同的媒体和不同的行业、不同的市场环境效果就会天地之别,为什么?因为营销是动态的,任何营销手段只要行业内大家都一致运用,效果就立即递减,一直至没有效果!这就是营销的诡异之处,你永远找不到正确的公式一直运用,这是动态的营销和静态科学研究的根本具备。
所以营销是一门超越科学和艺术的动态实践学!我们只要把营销的本质弄明白了,就很清楚,原来的炒作模式和策划思维在大家都在医药保健品运用的时候,效果肯定递减,只要我们大胆跨界拿到其他行业去运用,效果就相当火爆,我们看到近年的E人E本、好记星、尼采手机、婷美内衣、增高鞋等等都是跨界运用炒作策划思维的结果,民品隐藏着比医药保健品更大的炒作空间,有待有识人士去挖掘!敢于跨界,辉煌将无限延伸!首类团队服务的酷风手机工厂店就是原来炒作医药保健品的成功人士的项目!
出路三:转战新战场,网络是新时期炒作的蓝海领域
网络销售是已经被证明可以颠覆传统渠道的新战场,现在很多已经成功在网上推广的炒作类产品已经赚得盘满钵满。推广费用和销售额的投入产出比大概1比3.5,策划一个出色的网站是网络推广必须的条件,相当于一篇成功的平面文案或者策划一个成功的专题片一样重要,决定这个产品推广成败的是网站的策划,新领域需要新思维,新观念,我们与其在原来传统的炒作实体市场纠缠不清不如直接进入市场新领域驾奴蓝海市场更直接高效!

铝道网】雅诗兰黛公司本周宣布推出Osiao。这是一个专为满足亚洲人肌肤独特需求而开发的新品牌。Osiao是专为应对个人特有的肌肤问题而定制的,可恢复肌肤的年轻光泽和亮度。该品牌的创意和研发是在与该公司在亚洲和球的关键员工的共同参与下在IdeaBank完成的。IdeaBank是雅诗兰黛公司内部BeautyBank组织致力于开发新品牌的一个部门。该品牌将于10月中旬首先在位于香港广东道和时代广场的连卡佛商场(Lane
Crawford)上市。同时,该品牌还将携手国泰航空一起推出,推出后将在国泰航空的香港航班上销售定制的精选产品。

■ 52岁花旗老将科巴特接任

作者:匿名5592次浏览

Beauty Bank和Idea Bank的Aramis & Designer
Fragrances部门全球品牌总裁Veronique
Gabai-Pinsky表示:“作为一个在亚洲为亚洲女性研发的豪华护肤品牌,Osiao能提供亚洲女性数百年来就深信不疑的效果:由内而外散发光泽的肌肤才是美丽的肌肤。我们很高兴能够为她们提供这一真正特别的定制产品系列,满足她们的愿望。”

美国第三大银行花旗集团16日意外宣布,其首席执行官、现年55岁的维克拉姆·潘迪特(Vikram
Pandit)辞职,即时生效。

亚洲人普遍认为有光泽的肌肤才是真正的美。五年前雅诗兰黛公司位于中国上海的亚洲创新中心的专家们启动一项让亚洲人美梦成真的任务。我们的专家知道东方哲学和西方科学在其他领域可以相辅相成,他们将这一理念运用到肌肤护理领域,不断追求肌肤的光泽。Osiao正是他们多年开拓性创新的结晶。

由于没有任何征兆,甚至就在上述消息宣布前几个小时,潘迪特还在和分析师大谈超出预期的三季度业绩及花旗新兴市场业务,上述消息犹如重磅炸弹搅乱了整个华尔街。

来自东方的传统中医、西方皮肤科和产品配方科学专家齐聚一堂,成立了专门研究肌肤光泽的Osiao亚洲皮肤研究所。他们对中国、香港、日本和韩国数千名亚洲女性的肌肤进行了广泛的研究和深入的分析。这些研究使他们对皮肤的肌理和重塑肌肤天然光泽的方法有了独特的见解。

花旗集团内部究竟发生了什么?这家全美举足轻重的银行将走向何方?一时间,整个华尔街都在猜测。

Osiao亚洲皮肤研究所的科研人员和皮肤专家创建了一份完整的较佳皮肤分析方法:Osiao诊断方法。这一专有的诊断方法同时考量了肌肤内部和表面的各种影响因素。Osiao诊断方法的灵感来源中医和西药皮肤科学,测量了与女性生命、健康和美容有关的较广泛参数,包括年龄、生活方式、环境、压力、疲劳度、身体状况、皮肤状况、锻炼和饮食。

至昨晚截稿时,花旗集团官方尚未通过电话会议等常见的形式解答市场的困惑。从市场的解读来看,好坏参半,更令事件扑朔迷离。

作者:匿名4426次浏览

和董事会“闹翻”

潘迪特此番辞职的较蹊跷之处,在于时机非常突然。

虽然华尔街大公司经常会出现令人意外的高层变动,但往往总会有一些小道消息透风,而潘迪特辞职一事,没有任何先兆。

此外,花旗15日刚公布第三季度财报,虽然受到低价出售美邦银行股份的拖累,但业绩仍远超市场预期,因此,花旗这两天正是华尔街的“明星公司”。但就是在这个喜庆的时候,传来了主帅辞职的信息。

综合新华社、路透社等各方报道,一个可能的解释是,潘迪特和花旗董事会突然闹翻了。

据知情人透露,潘迪特与董事会的矛盾由来已久。今年3月,在花旗因压力测试结果不理想,其提高股东分红和回购资产的请求遭到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拒绝后,55%的股东也对潘迪特1500万美元的薪酬提议投了否决票。双方的隔阂便成为花旗内部摩擦的重要原因。

今年4月,迈克尔·奥尼尔接替理查德·帕森斯出任花旗董事会主席,则加速了潘迪特的离职过程。不同于潘迪特的投行出身,奥尼尔是一个典型的银行家,曾在夏威夷银行、美国大陆银行和美国银行等多家银行工作,对花旗的未来发展方向与潘迪特有不同看法。

据知情人透露,潘迪特与奥尼尔的紧张关系已经持续了数月时间,两人在诸多事情上意见相左,其中包括首席运营官约翰·黑文斯的薪酬和角色问题。

约翰·黑文斯16日已选择跟随潘迪特辞去首席运营官职务。市场人士认为,一方面,这可以印证潘迪特确实和董事会有冲突,另一方面,这也加剧了市场对潘迪特管理风格的指责。据花旗内部人员说,潘迪特身边有一个非常亲近的“大摩圈”,其中全是他当年从摩根士丹利带过来的人,黑文斯是核心成员。

对于辞职一事,潘迪特自己在声明中称,离职是“经过深思熟虑的个人决定。”

冤不冤,市场看法不一

综观辞职事件发生后24小时内的评论,大部分分析师似乎都认为,投行出身的潘迪特没能给花旗银行带来清晰定位,也没能给花旗带来明显增值(过去5年花旗股价跌了88%),因此离职只是早晚的事。

但问题的核心还是在于“为什么事情如此突然,而不是选择一种优雅的退出方式”。

根据早报记者从多位外资银行业内人士处了解的信息,事实上,潘迪特过去多年在花旗集团还是做了很多艰难的努力,而如果能够再在花旗多待一段时间,或许就会结出硕果。届时,即便离职,也不会像昨日这般惹来市场质疑。

作者:匿名3689次浏览

, , , , , , , , , , ,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