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概况

西宁特钢全年实现0.6亿元净利润,7月中旬重点钢企粗钢日均产量195.63万吨

22 4月 , 2020  

不久前,多部门联合开展的钢铁行业化解过剩产能、防范“地条钢”死灰复燃专项抽查工作结束,从抽查情况看,“地条钢”现象已得到有效遏制。仅2017年,我国就取缔“地条钢”产能1亿多吨。此举为优质产能、合格产品腾出了市场空间,释放了大量被占用的资源。钢铁行业经济效益水平显著提高,合规、节能、环保的电炉钢快速发展,为钢铁行业高质量发展创造了有利条件。“地条钢”的“破”与合格产品的“立”,很好体现出消减旧动能和培育新动能之间的关系,也是我国迈向高质量发展的一个缩影。  破除旧动能一方面能为培育新动能创造市场空间,另一方面也为新动能让出土地、劳动力、原材料投入等生产要素和资源。当前,大力淘汰落后产能、严格环境与质量标准、加大执法力度等措施,已经成为消减旧动能的有效手段。严格实施这些措施,使得高能耗、高污染、生产低端产品甚至劣质产品的企业无利可图,逐渐被淘汰出市场。  同时,这些措施也倒逼企业通过节能减排、提高技术水平与生产效率、提升产品的质量与档次等方式来谋求生存空间、赚取利润,客观上加快了新旧动能转化,推动了高质量发展。除了钢铁企业,有的纺织企业投资建设智能化紧密纺工厂,实现了生产全程自动化、控制系统智能化,大大提高了生产效率和产品品质;有的化工企业关闭污染严重的生产线、引进先进治污装置,或加快发展高端化工装备制造、提升技术能力、提高产品附加值;有的重型装备企业积极向服务型制造企业转型,从单一设备制造向工程总承包及配套服务转变,重塑了产业上下游的商业模式,企业竞争力显著提升。这些行业领域的成功,无不是通过“破旧立新”实现了转型升级。  消减旧动能、培育新动能,需要处理好前沿技术、新兴产业与传统产业的关系。前沿技术、新兴产业的发展往往为传统产业的转型升级提供动力、创造条件;传统产业的转型升级,反过来也为前沿技术应用、新兴产业成长提供了广阔市场。消减旧动能并不是要破除传统产业,而是要破除传统产业旧的发展方式,淘汰落后产能与低效率企业;培育新动能也不仅仅指的是发展新技术、新产业,还包括应用新技术、新装备与新材料改造传统产业,推动传统产业向绿色可持续、更高效率、供给更有效、产品结构更高端的方向发展。  消减旧动能、培育新动能,还需要我们处理好市场与政府的关系。当前,我国去产能工作很大程度上是依靠政府推动,未来应主要依靠市场的优胜劣汰机制来实现,政府则侧重于营造公平竞争的制度环境,并做好社会保障工作。而在新动能的培育方面,需要由市场来决定未来技术与产业发展的方向,政府则重点支持基础科学与通用技术的研究与扩散,构建完善的科技公共服务体系与基础设施,促进产学研之间的交流与合作,并帮助中小企业提升技术能力和研发能力。  习近平总书记要求,积极稳妥腾退化解旧动能,破除无效供给,彻底摒弃以投资和要素投入为主导的老路,为新动能发展创造条件、留出空间,进而致力于培育发展先进产能,增加有效供给。“破”与“立”不是对立、割裂的,需要以辩证的眼光看待两者关系,把握好政策措施的分寸感,从而真正加快新旧动能转换,实现我国高质量发展的目标。

西部最大的国有特钢企业——西宁特殊钢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西钢集团”),筹划半年多的混改重组生变,备受关注的江西方大钢铁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江西方大”)退出。  2018年7月31日晚,西宁特钢(600117)发布公告称,鉴于在合作事项尚未达成一致,方大集团(000055)决定终止参与西钢集团本次混合所有制改革,经西钢集团研究决定,终止本次混合所有制改革。  如果按照该混改计划,西钢集团的实际控制人有可能发生变更,但截至目前,西钢集团的实际控制人仍为青海省国资委。  未获官方批准  2018年1月26日,西宁特钢宣布停牌,发布公告称西钢集团与江西方大筹划混改计划,可能导致公司实际控制人发生变更。按照该混改计划,江西方大拟受让西钢集团相关股东所持部分股权,以实现西钢集团混合所有制经济改革,同时择机进行增资,以改善西钢集团资产负债结构,降低财务风险。  实际上,在稍早前的7月初,西宁特钢的一份公告就为江西方大的退出定下了基调。  7月13日的公告称,西钢集团的混改工作仍在推进之中,江西方大已完成对西钢集团的调查工作,西钢集团审计、评估工作仍在进行中。  但西钢集团混改工作尚未取得青海省人民政府、青海省政府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以下简称“青海省国资委”)等上级部门的批准,同时西钢集团尚未与江西方大签署正式合作协议,后期此项工作是否能够顺利推进存在重大不确定性。  但截至目前,方大集团与西钢集团各股东方就合作事项未能达成一致,决定终止参与西钢集团本次混合所有制改革工作。西钢集团承诺自7月31日公告发布之日起的一个月内不再筹划重大事项。  截至7月31日,西钢集团实际控制人仍为青海省国资委。  经营乏善可陈  工商资料显示,西钢集团成立于1996年,主要经营钢铁冶炼、金属材料加工,机械设备维修、租赁及配件批零等相关业务。1997年成立西宁特殊钢股份有限公司,并在上海证券交易所挂牌交易,向社会公开发行股票。  时隔多年后,西宁特钢的经营并不尽如人意。财报显示,2017年,西宁特钢全年实现0.6亿元净利润,扣非后亏损6.84亿元。2017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74.34亿元,同比增长0.60%,归母公司净利润5981万元,同比下降13.83%,扣非后归母净利润-6.84亿元,全年毛利率8.97%,期间费用率16.69%。全年共生产铁102.4万吨,钢119.5万吨,铁精粉111.6万吨,焦炭51.8万吨,销售房产410套。2017年四个季度分别实现归母净利润为0。  财报显示,2017年西宁特钢资产负债率为84.74%,较2016年的86.73%有所下降,但仍处于高位。截至2017年底,公司负债合计205.82亿元,应付利息为2077.05万元。  在2017年财报中,西宁特钢称,目前国内钢材市场价格上行,整体处于高位,众多因素如环保政策收紧、国内需求下降、原材料成本上升等对钢铁行业的影响日益突出,钢材价格的大幅波动给钢铁企业及相关行业带来重要影响。  与此同时,公司面临融资难、融资贵等问题,由于公司“十二五”期间大量依托“短贷长投”进行的工艺装备升级改造,使财务成本居高不下。  而因为环保标准不断提高及环保税开征等影响,钢铁企业环保压力加大,环保成本也不断增加。

去年,京津冀及周边“2+26”个城市被列为秋冬季错峰限产地区,钢铁、电解铝、化工等高排放产业生产受到不同程度的限制。今年6月底,国务院印发的《打赢蓝天保卫战三年行动计划》将长三角一市三省、汾渭平原等区域也入高排放产业限制区域。  新一轮蓝天保卫战重点区域强化督查行动已全面启动除对“2+26”个城市环保“回头看”外,还将首次对汾渭平原和长三角地区开展大督查。此外,最新消息表明,错峰限产城市数量或扩围至80个城市,显然今年环保力度已再次升级。  出乎意料的是,环保限产政策反而成为了钢厂红利,钢价“借政策”上涨,钢厂吨钢利润长期过千,造成钢厂粗钢产量屡创新高。自一季度末冬季限产政策结束,钢铁高炉开工率逐渐恢复性攀升,全国粗钢产量自3月开始快速放大。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8年6月我国粗钢产量为8020万吨,同比增长7.5%,仅次于5月的历史高点8113万吨;1-6月粗钢产量45116万吨,同比增长6.0%,增速较1-5月加快0.6个百分点。  而据中钢协最新数据显示,7月中旬重点钢企粗钢日均产量195.63万吨,较上一旬微降0.92%。从下图可以看出,自4月中旬开始,重点钢企粗钢日均产量一直维持在190万吨/旬报的水平,其中五月中旬更是突破200万吨水平。  中国钢铁工业协会7月25日发布的数据显示,上半年,我国约380家主要钢铁企业实现销售收入1.97万亿元,同比增长15.33%;实现利润1392.73亿元,同比增长151.15%。实际上,钢厂的丰厚利润从2017年二三季度开始并持续至今,在环保限产发挥效力的2018年里,钢厂吨钢利润持续在800-1000元/吨区间震荡。  就目前情况来看,预计7月粗钢产量仍将维持在8000万吨左右的高位水平。

, , , , , , , , , , ,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