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动态

两项地方标准共促进淘汰钢铁产能382万吨,为推动西钢集团改革脱困

15 4月 , 2020  

始建于1964年的西宁特殊钢股份有限公司是中国西部地区最大的资源型特殊钢生产基地,是国家军工产品配套企业,位列中国四大特钢企业集团之一。先后历经三次转型升级,西宁特钢对青海省国有经济平稳运行做出了积极贡献。  数据显示,该企业上半年生产铁64.56万吨,同比增加41.78%;钢71.05万吨,同比增加31.16%;钢材71.82万吨,同比增加22.12%;铁精粉54.89万吨,同比增加7.7%;焦炭17.2万吨,同比下降30.77%。全集团合并实现销售收入39.15亿元,同比增加9.84亿元,增幅33.55%,并实现小幅盈利。  但在改革的洪流中,市场环境瞬息万变。西宁特钢和国内大部分“钢铁老大”一样,经历辉煌后逐渐陷入结构老化、生产效率低的困境之中,如何为这家拥有万名员工的大型钢铁企业解困脱困,使之科学发展,焕发出全新生机,成为近年来摆在青海省政府面前的一道必答题。  8月13日,在西钢集团深化改革金融支持座谈会上,青海省政府副省长王黎明、西宁特钢董事长张永利及相关政府、银行、企业负责人共同为企业改革发展谋路子,出主意。  “沉重的债务负担导致财务费用高、沉重的资产负担导致折旧费用高、结构性冗员导致人工成本高、工作效率低、新装备掌控能力不足导致的生产效率低。上述问题是企业近年来倾注了大量精力,却始终没有能够彻底解决的发展问题。但是,我们经过近期的分析、研判,也清楚的认识到,企业的发展到了一个新的起点,具备了一定的发展优势。”面对企业危机困境,张永利坦言。  张永利口中的“发展优势”,既有企业自身重新“洗牌”的动力,又不乏当前市场大环境带来的生机。从宏观看,经济进入高质量发展阶段,中央推动质量、效率、动力三大变革,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三去一降一补”等举措对全社会经济转型发展带来长远利好。从行业看,当前钢铁去产能工作取得明显成效,市场需求复苏、价格回归乃至快速升高。在外部政策和环境影响下,行业的大调整和大变革仍将持续推进,其他企业同样面临着从高速增长阶段向高质量发展转型的现实课题,这是西钢发挥后发优势,实现弯道超车的难得契机。  深化国企改革,要有革故鼎新、破除自我枷锁与勇于“割肉”的魄力,方向已明确,下一步路在何方?张永利大胆提出想法。“大幅压缩机构编制、管理人员和领导干部编制,全面调整薪酬体系,向一线岗位和重点岗位倾斜,拉开部门之间、分厂之间的收入差距。同时,加大工资浮动比例部分,不再片面追求同工同酬,打破各种‘大锅饭’。全面改革市场开发与营销体制,提升市场开拓能力。西钢多年来的‘以销定产’营销方式制约了内部生产能力的发挥,要将产品开发与市场营销紧密结合,确立西钢的核心特色品种。”  生产环节则确立高炉—转炉—连轧普材生产线,全力拉动规模,致力于满足青藏市场螺纹钢需求。确立高炉—电炉—大小棒线特钢生产线,在全力保证生产规模的前提下调整产品结构,建立以高标准轴承钢、齿轮钢、不锈钢、汽车用钢为主的产品系列。关停35吨电炉、锻钢电液锤和快锻机落后生产线,以及与之配套的公辅设施,打破无效、低效的“瓶瓶罐罐”。  “除在科技创新方面进行专项奖励外,取消一切单项奖励,将有限的资金用在原材料保障、生产规模扩大、产品质量提升上。”在如何统筹全局控制费用方面,张永利如是说。  随后,王黎明表示,当前,西钢集团改革脱困工作取得积极成效,呈现出锐意进取、推动变革的良好氛围,要正确认识当前西钢集团面临的困难和问题。当前,政府、银行、企业各方要共同努力,创造良好的金融环境,形成合力全面完成西钢改革脱困任务,为推动西钢集团改革脱困,实现高质量发展创造良好环境,提供有力保障。

万里长江,在上海奔腾入海。作为长三角地区的核心城市,上海是长江生态环境的“守门员”,也是引领长江经济带迈向高质量发展的龙头。  11日,记者来到上海吴淞口国际邮轮港,一艘白色巨型邮轮映入眼帘,19层楼高的甲板,1700多间舱房,船身与江水在蓝天白云下交相辉映。这艘盛世公主号,是公主邮轮公司为中国市场量身打造的首艘豪华邮轮。  宝山区全力发展邮轮滨江带以来,邮轮产业活力不断,吴淞口国际邮轮港已成为宝山区一张崭新的世界级名片。2011年开港,目前已是亚洲第一、世界第四大邮轮母港,累计接靠邮轮1800多艘次,出入境游客突破1000万人次,带动上海跻身世界邮轮母港城市第一方阵。2012年,首个中国邮轮旅游发展试验区成立,宝山奠定了在全国范围内率先谋划邮轮全产业链发展的基础。  “以前这里作为货运码头,污染严重,经济效益相对低下,旧业态已不再适合宝山发展。”吴淞口国际邮轮港发展有限公司董事长王友农表示,“这些年来邮轮旅游发展迅速,我们要发挥长三角地区的制造业优势,积极延伸拓展邮轮上下游产业链,增强邮轮经济辐射带动能力,努力向国际市场迈进。”  长期以来,作为传统老工业区,宝山一直是上海乃至全国重工业基地。一批高风险、高污染、高能耗的企业聚集,重化工业等粗放型经济发展动力不足,老工业区如何转型升级摆在了面前。发展邮轮经济成为宝山推动经济转型发展的重要举措。  “从3至5天的短途航线到168天的长途航线,我们的邮轮港连接从美国迈阿密到上海的10多家海外邮轮公司的豪华邮轮,带动了滨江经济发展,在‘一带一路’建设、长三角一体化战略中发挥重要作用。”上海宝山区区委书记汪泓说。此外,宝山将曾经的废弃钢渣地变身国家湿地公园,先进制造业、新能源新材料产业以及机器人产业园在这里汇聚,为上海作为重要旅游城市、创新城市的发展作出重要贡献。“今天的宝山不只有钢花,而且有浪花,依托母亲河,一座生态、生产、生活相适应的现代化滨江新城区展现在世人面前”。  新经济带来蓬勃发展新活力。宝山,这个曾以重工业闻名的地区已华丽转型,由“钢铁之城”向“邮轮之城”迈进,为实现区域转型功能提升做出了示范。

质量技术标准如何倒逼钢铁去产能  ——我省实施地方标准促进钢铁企业提质增效、去产能探访  结合两项地方标准和公司提质增效计划,河北新金钢铁有限公司实施了1250热轧带卷板生产线拓宽改造项目,产业链条得到延伸。图为该生产线的在线测宽仪。  2016年,按照省委省政府要求,省质监局制定了《钢铁企业通用质量要求》《钢铁企业通用技术要求》两项省地方标准,倒逼钢铁行业提质增效、去产能。  两项地方标准于2016年7月1日正式实施。实施两年多来,这两项地方标准在促进我省钢铁企业提质增效、去产能方面发挥了哪些作用?近日,记者进行了探访。  从质量和技术角度对现有产能进行评估,体现标准对产业发展的引领性  7月26日,记者来到武安市河北新金钢铁有限公司轧钢厂高线车间,看到这里已经没有进行生产了。该公司科技部科技标准室主任江建华介绍,去年10月,高线车间就已停产。  “从两项地方标准正式实施开始,高线车间不再生产光圆钢筋HPB235和带肋钢筋HRB335。”江建华介绍,这两个品种的钢材主要用于建筑行业,由于不符合两项地方标准有关指标,公司不再进行生产。同时,结合两项地方标准和公司质量提升计划,公司对高线车间的其他钢材品种进行了改造升级。高线车间2015年钢材产量为61.64万吨,2016年产量为59.02万吨,2017年产量为20.83万吨,一些质量技术标准相对较低的钢材品种不再进行生产。  从省质监局了解到,运用两项地方标准,我省有关企业从质量和技术角度对现有产能进行评估,对落后产能进行甄别,解决了“去谁、去多少”问题。同时,由于两项地方标准的指标高于现行国家标准或行业平均水平,部分企业要达到标准,必须对生产线进行技术改造或改进管理模式。由于投入很大,倒逼企业自觉退出产能。  省质监局标准化处处长郭永志介绍,两项地方标准共设定25项质量指标和31项技术指标,除1项新增指标和1项指标执行国家标准外,其余指标均高于国家标准或行业平均水平,分2016年、2017年至2019年和2020年三个阶段实施。据测算,两项标准共影响我省钢铁产能2705万吨。  25项质量指标中,“炼钢用生铁合格率”2016年指标为99.78%,比行业平均水平高出4%;热轧钢带“断后伸长率”和带肋钢筋“最大重量负偏差”等指标高于国家标准1.5%—3.8%。31项技术指标中,“计量器具配备与管理”9项指标均高于现行国家强制性标准20%以上,圆盘条、钢筋、钢带等产品工艺技术控制精度指标高于国家标准3.3%—12.5%。  两项标准实施以来,一些钢铁企业通过执行标准,有效退出了落后产能。  河北新武安钢铁集团下属的鑫山钢铁有限公司,根据生产状况和需求,依据标准淘汰420立方米高炉1座,并与东北大学共同研发薄带冷轧高效电机用硅钢工程技术项目,实现产品升级换代。  崇利制钢有限公司按照标准,对生产工序各关键控制点进行优化改进,拆除1座505立方米高炉和1座35吨转炉。  邯郸市紫山特钢集团建发高强度标准件材料有限公司,通过实施标准,调整产品结构,淘汰落后产品,炼钢由60万吨减少到30万吨,炼铁由60万吨减少到52万吨。  郭永志说,我省钢铁企业实施两项地方标准的自觉性和主动性较高,体现了标准对产业发展的引领性,对落后产能有了相对科学的判定,企业明确了化解产能目标,避免了盲目性。  据不完全统计,至2016年底,两项地方标准共促进淘汰钢铁产能382万吨。2017年,我省运用标准手段促进钢铁行业去产能约645万吨。  引领钢铁企业积极实施技术改造,实现产品升级换代、提质增效  在去产能的同时,两项地方标准还引领全省多家钢铁企业积极实施技术改造,实现产品升级换代,提高了我省钢铁产品质量水平,实现了提质增效。

, , , , , , , , , ,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