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浦京五金新闻

目前一些企业的环保运行成本已经超过了吨钢200元,全国具备改造条件的钢铁企业力争实现超低排放

25 1月 , 2020  

  经济观察网李紫宸4月28日,中国钢铁工业协会举行2019年一季度钢铁行业运行发布会。  中钢协在会上介绍,钢铁行业节能环保工作在继续推进。一季度,会员钢铁企业吨钢综合能耗同比下降0.64%,吨钢耗新水同比下降8.12%,外排废水总量同比下降6.71%,吨钢二氧化硫非放量同比下降10.72%,吨钢烟尘排放量同比下降6.48%,吨钢尘排放量同比下降5.45%。  “虽然面临着持续的技术投入推高成本,广大企业都坚决投入,无怨无悔,目前一些企业的环保运行成本已经超过了吨钢200元。”中钢协负责人表示。  上述环保投入使得钢铁行业绿色制造水平得以提升,节能减排效果明显。不过,中钢协也指出,环保政策实施还不够科学合理,未充分体现奖优罚劣。个别地区仍然存在着环保执法不加区别的“一刀切”现象,难以体现奖优罚劣的政策取向。  中钢协还提到,个别地区频繁的限产限运政策不仅大幅增加钢铁企业运行成本,影响环保设备运行效果,还会导致安全隐患增多。中钢协建议,如果阶段性限产势在必行也应区分排放水平分级管控,区别对待,从而达到相同限产总量的情况下更多减排的效果。  对于备受关注的钢厂搬迁运动,中钢协建言,要避免简单城市钢厂搬迁,加强政策引导、技术支持,提升环保水平才是促进行业高质量发展的有效作为。  中钢协的上述建言,源自近年环保政策升级后,大批位于城市中的钢铁工厂面临迁往沿海地区的任务。钢铁工厂是典型的重资产型工厂,对于任何一家钢厂而言,搬迁都首先意味着成本昂高的投入。  以全国钢铁第一大省河北省为例。根据2017年7月河北省出台的《河北省钢铁行业去产能工作方案(2018—2020年)》,2017年底,除石钢、宣钢、国丰、太行、冀南、首秦等6家已确定搬迁的城市钢厂外(其减量置换的产能已列入压减退出计划),该省还有9家位于城市及城市周边的钢铁企业,涉及炼钢产能3487万吨、炼铁3733万吨。其中:河钢集团涉及唐钢(本部)、邯钢、承钢3家,炼钢产能2316万吨、炼铁2460万吨;邢台市涉及邢钢、龙海2家,炼钢产能441万吨、炼铁488万吨;邯郸市涉及武安文安、武安新金钢铁2家,炼钢产能440万吨、炼铁491万吨;唐山市涉及建龙钢铁1家,炼钢产能150万吨、炼铁156万吨;承德市涉及盛丰钢铁1家,炼钢产能140万吨、炼铁138万吨。  上述文件要求,对这些企业,没有搬迁意愿或不具备搬迁价值和条件的要逐步关停或转型转产;具备搬迁价值和条件的,以减量调整为前提,推动其向沿海临港或资源富集地区整体搬迁或退城进园。由各有关市、河钢集团做好调查研究,研究制定城市及城市周边钢厂关停深度治理或整体搬迁方案,明确具体时间表和路线图,2020年底前完成搬迁或全部关停。

  钢铁行业超低排放时间表正式敲定——各省(区、市)应制定本地钢铁行业超低排放改造计划方案,并于2019年7月底前报送相关部委。  4月29日,《每日经济》从生态环境部了解到,生态环境部、国家发改委、工信部、财政部、交通运输部五部委近日联合印发了《关于推进实施钢铁行业超低排放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根据《意见》,全国新建(含搬迁)钢铁项目原则上要达到超低排放水平。到2020年底前,重点区域钢铁企业超低排放改造取得明显进展,力争60%左右产能完成改造,有序推进其他地区钢铁企业超低排放改造工作;到2025年底前,重点区域钢铁企业超低排放改造基本完成,全国力争80%以上产能完成改造。  与2018年5月的征求意见稿相比,此次《意见》对超低排放时间表制定得更加详细、具体,但部分指标也有一定放宽。比如,对符合超低排放条件的钢铁企业给予税收优惠待遇。应税大气污染物排放浓度低于污染物排放标准30%的,减按75%征收环境保护税;低于50%的,减按50%征收环境保护税。  严格新项目环境准入  作为大气污染防治的重点行业,多年来,钢铁行业的超低排放一直是社会关注的焦点。  《意见》指出,推动实施钢铁行业超低排放,实现全流程、全过程环境管理,有效提高钢铁行业发展质量和效益,大幅削减主要大气污染物排放量,促进环境空气质量持续改善,为打赢蓝天保卫战提供有力支撑。  五部委强调,钢铁企业超低排放是指对所有生产环节(含原料场、烧结、球团、炼焦、炼铁、炼钢、轧钢、自备电厂等,以及大宗物料产品运输)实施升级改造。  根据《意见》内容,对大气污染物有组织排放、无组织排放以及运输过程均提出了明确要求。其中,在有组织排放控制指标方面,烧结机机头、球团焙烧烟气颗粒物、二氧化硫、氮氧化物排放浓度小时均值分别不高于10、35、50毫克/立方米;其他主要污染源颗粒物、二氧化硫、氮氧化物排放浓度小时均值原则上分别不高于10、50、200毫克/立方米。达到超低排放的钢铁企业每月至少95%以上时段小时均值排放浓度满足上述要求。  《意见》指出,严格新改扩建项目环境准入。严禁新增钢铁冶炼产能,新改扩建(含搬迁)钢铁项目要严格执行产能置换实施办法。支持鼓励钢铁冶炼产能向环境容量大、资源保障条件好的地区转移。鼓励重点区域高炉-转炉长流程企业转型为电炉短流程企业,通过工艺改造减少污染物排放,达到超低排放要求。依法依规淘汰落后产能和不符合相关强制性标准要求的生产设施。修订《产业结构调整指导目录》,提高重点区域钢铁行业落后产能淘汰标准,有条件的地区可制定标准更高的落后产能淘汰政策。  个别指标略有放宽  对于钢铁企业而言,最大的障碍之一就是来自改造成本的投入以及运营成本的增加。  中天钢铁集团有限公司副总裁高一平曾告诉《每日经济》,实现超低排放后,企业的成本肯定会出现明显增加:一部分是一次性投入,中天钢铁做的550平方米烧结机脱硫脱硝超低排放投资1.5亿元;另一部分是常态化投入,每吨烧结矿的成本要增加17~18元。  这样一笔钱对于钢铁企业,尤其是规模相对较小的钢铁企业而言,可能会有一定压力。此外,在今年1月生态环境部召开的例行发布会上,生态环境部大气环境司司长刘炳江在回答《每日经济》提问时称,包括挥发性有机物治理、钢铁行业超低排放改造等方面,也出现了一些问题,比如同等规模钢铁企业治理,有的花几亿元,有的仅几千万元,治污工程的基础硬件配置达不到要求,肯定会出现问题。  值得注意的是,在2018年5月,生态环境部就发布了《钢铁企业超低排放改造工作方案(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征求意见稿)。征求意见稿中的主要目标要求是:明确新建(含搬迁)钢铁项目要全部达到超低排放水平。到2020年10月底前,京津冀及周边、长三角、汾渭平原等大气污染防治重点区域具备改造条件的钢铁企业基本完成超低排放改造;到2022年底前,珠三角、成渝、辽宁中部、武汉及其周边、长株潭、乌昌等区域基本完成;到2025年底前,全国具备改造条件的钢铁企业力争实现超低排放。  与征求意见稿相比,《意见》在相应时间节点上完成超低排放改造的比例方面略有变化。同时,征求意见稿在有组织排放控制方面,氮氧化物小时均值排放浓度为不高于150毫克/立方米。相对而言,此次《意见》对此也有一定的放宽。

  钢铁产业作为是国民经济的重要基础产业,呈现很强的周期性。因为其产业数据与经济周期息息相关,所以相关产业数据也一直备受市场关注。  根据中国钢铁工业协会4月28日发布的数据,一季度,全国生产生铁1.95亿吨,同比增长9.29%,生产粗钢2.31亿吨,同比增长9.92%,生产钢材2.69亿吨,同比增长10.82%。其中会员钢铁企业生产生铁1.57亿吨,同比增长6.94%,生产粗钢1.73亿吨,同比增长7.31%,生产钢材1.61亿吨,同比增长5.99%。非会员企业生铁、粗钢和钢材产量增幅分别为20.34%、18.58%和18.96%。非会员企业产量增幅远高于会员企业增幅。  数据一片飘红,说明钢铁产能扩张明显,尤其是粗钢生产2.31吨,已经创下新高。尤其是非会员企业的生铁钢材产量增速,大大超出了会员企业,这意味着有不少新增产能是在非预期之内。  从原因上看,一季度国内固定资产投资、房地产开发投资均好于预期增长,一方面对钢铁需求形成支撑;另一方面在利润的驱使下,一些钢铁企业存在违规新增产能冲动,一些“僵尸”产能也可能死灰复燃。  从中国钢铁工业协会报告中对利润项的数据来看,新增产能带来的影响开始显露。虽然一季度钢铁产量增长,但一季度会员钢铁企业实现利润总额375亿元,同比下降30.2%;销售利润率3.87%,同比下降2.39个百分点,行业效益明显下降。  产量增加,但效益下滑,钢铁行业再次进入了经营怪圈。而这次钢铁行业整体利润的下滑,一方面由于产量增加让钢铁价格承压;另一方面更是由于钢铁的原材料,铁矿石价格大幅上涨,挤压钢铁企业的利润空间。  (图片来源:中钢协管网)  根据平安证券研究报告,目前全球铁矿石供应主要集中在两个国家(澳大利亚和巴西)、四大矿企(力拓、必和必拓、FMG、淡水河谷),2017
年出口分别占全球铁矿石出口量 70%和
66%,已构成寡头垄断格局。而我国已经发展成为铁矿石最大消费中心,占全球总进口量
68%以上。  但在2019年1月底,巴西发生了严重的矿难事件。溃坝事件发生后,四大矿企之一的淡水河谷在其官网发表声明表示:将在未来三年内停止
10 座“上游式”矿坝的运营,并且预计这将对每年 4000
万吨的铁矿石生产造成影响。虽然淡水河谷表示将通过其他矿区的增产来抵消停产影响,但事件发生后,国内铁矿石期货、现货价格一度急剧上涨,达到近两年来最高水平。  (图片来源:平安证券研究部)  铁矿石的上涨,直接导致钢铁企业的利润下滑。根据近期公布的一些上市钢铁企业2019年一季度业绩预告显示,大部分净利润均呈下滑态势,其中,鞍钢股份(000898.SZ)、柳钢股份(601003.SH)、太钢不锈(000825.SZ)、山东钢铁(600022.SH)、酒钢宏兴(600307.SH)等上市钢企一季度净利润预计同比下降超过60%。  从近几年来看,通过清除地条钢、严抓环保不达标、僵尸企业退出、央企大合并等行动,我国已经连续三年分别淘汰6500万吨、5000万吨及3000万吨钢铁产能,合计1.45亿吨,如果加上2017年上半年淘汰了1.4亿吨地条钢,实际上去产能总量已经达到了2.85亿吨。  钢铁行业的去产能,带来了钢铁行业的扭亏,甚至实现利润大幅增长。根据国家发改委网站日前发布的2018年行业利润数据,钢铁行业去年全年实现利润4704亿元,比上年增长39.3%。  此外,根据中钢协数据,2018年全年,中钢协会员企业实现工业总产值3.46万亿元,同比增长14.67%;实现销售收入4.11万亿元,同比增长13.04%;盈利2862.72亿元,同比大幅增长41.12%。钢铁行业迎来了久违的翻身仗。  落实到上市钢企,2018年的年报也是一片飘红,大部分净利润实现大幅增长,如酒钢宏兴(600307.SH)实现净利润
10.93 亿元,同比增长 159.44%;河钢股份(000709.SZ)实现净利润 36.26
亿元,同比增长 99.57%;新钢股份(600782.SH)实现净利润 59.05
亿元,同比增长
89.84%。  因此,钢铁去产能的成果来之不易,但如何实现钢铁行业高质量、可持续的发展仍是一个待解的谜题。  综合来看,严禁新增产能依然是巩固钢铁去产能成果的关键,但由于粗钢产量再创历史新高,钢铁行业现有的供需平衡态势有可能被再次打破。  此外,根据4月29日下午消息,生态环境部、发改委等5部门联合发布《关于推进实施钢铁行业超低排放的意见》,制定出推动现有钢铁企业超低排放改造的时间表。要求到2020年底前,重点区域钢铁企业超低排放改造取得明显进展,力争60%左右产能完成改造;到2025年底前,重点区域钢铁企业超低排放改造基本完成,全国力争80%以上产能完成改造。  这也意味着,在接下来,通过环保指标方面硬性要求来筛查和淘汰落后产能应该是钢企供给侧的主要推进工作之一。而这对钢铁行业的龙头企业来说,无疑是一个明显的利好,因为淘汰落后产能的目标不再于它们,相反,这些龙头钢企反而将长期受益于行业出清后的集中度提升。

, , , , , , , ,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