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浦京五金新闻

培训更像是一种,我想这要让雷军知道还不恨死我啊

6 12月 , 2019  

铝道网】一份针对4000多名白领的抽样调查显示,白领的外语水平并没有想象得那么高。其中,公务员英语达到六级以上者仅占14.6%;各类经营管理人员中,能熟练掌握外语的仅占19%。调查还显示,白领的实际动手能力、适应能力也不高。凡此种种,使得一些白领在工作中遭受挫折,或是在新的工作面前没有足够的自信,从而产生“本领恐慌”。
30岁刚出头的李名从机关跳槽到某公司担任部门主管,原本是件值得高兴的事,但他却因此开始失眠,为如何当好一个领导而烦恼。李先生表示,做一个普通职员,搞好自己的工作就行了,不需要为别人操心。而现在,不但要在其他部门主任面前为本部门“争地盘”,还要与其他部门协调工作。这些事让之前从未接触过任何管理技巧的他每天都要紧张一阵子。较近几天,李先生更是连续失眠,记忆力开始下降,心情烦躁不安,动辄发火。
专家认为,面临升职,首先要确定一个自我目标,保持平和的生活和工作心态,对于某些负面影响要有足够的心理准备;其次是制定一份工作规划,做好进入新环境的准备;较后,应尽量抽些时间参加业务方面的培训,多充电对白领今后的职业发展大有裨益。
软实力培训受追捧
在Mary和蔡蔡看来,比起常见的IT、英语以及资格证书等培训,这些“软实力”培训更像是一种“生活”培训。他们说,学厨艺的过程是一种放松身心的享受,也是热门的人际交往方式,是以“食”会友。而魔术则更像是生活中的调味剂,为忙碌的工作增添多样的乐趣,同时也提升了自身的魅力。
软实力为职场加分
软实力培训之所以受到众多白领的追捧,与目前职场上企业对特殊岗位制定的特殊要求不无关系,如要求应聘者会唱歌、拥有一些才艺等,这些看似并不重要的条件,往往将大部分应聘者挡在门外。
沪上某资深广告从业者方小姐透露,经常要陪客户吃饭唱歌“联络感情”,但天生五音不全,在这种场合就很尴尬,“学习一些唱歌技巧,能更好地和客户交流。”同时,由于目前的软实力培训多与社交、沟通相关,不少企业负责人也表示,“如果一个人在平时的社交活动中表现突出,往往说明这个人有很强的自信心,而且兴趣广泛,对于工作上遇到的困难和挑战也会采取积极的态度。”利用自己的一技之长打通人脉,建立工作圈子,也可以为迅速融入职场增加砝码。
对于白领热衷参与“软实力”培训班,专家表示,唱歌、跳舞、茶艺等技能特长培训确实能在一定程度上陶冶身心,并且帮助处于高度紧张的白领减压,扩大交友圈,增强信心等。但对于白领而言,心理素质层面上的“软实力”提升也非常重要,需通过不断充实和积累。企业方面也表示,在招聘过程中主要还是看学历、职业素质、从业经历等硬件指标,但针对适当的岗位,如果应聘者有相应的“软实力”,确实可以加分。对于企业而言,较看中的“软实力”还是从应聘者身上所表现出的较强抗压能力和一些沟通能力等心理素质。

铝道网】信任,是一切的根本。在职场上,领导者必须透过实际的作为,才能真正赢得部属的信赖。在员工眼中,你是不是一位值得信任的主管?
我在今年初换了新工作,部门主管对我很好,也常常称赞我的表现。然而,我较近发现,他有时会跟我说些我想听的话,然后又去跟别人说些不是那麽肯定我的话。
身为部属,我当然不想搞砸跟主管之间的工作关係,但是我不禁怀疑,到底该不该信任这样的上司?
这是你的部属心声吗?如果你是他的主管,你们的信任关系,显然出了问题。
该不该信任自己的老板,是许多部属的疑问。人们在为他们信任的人工作的时候,会付出较大的努力。但当他们不再信赖上司时,就会转为消极被动,不再全力以赴,让部门、组织成了较大输家。
了解信任崩解的原因
为什么会这样?职场顾问雷纳提出了部属为何不信任主管的七大理由:
1.你不信赖别人:信任是双向的,想要别人信赖你,你就应该信赖对方。改正的方法,靠前步,避免管太多、太细(micromanaging),给员工足够的挥洒空间,相信他们的能力,放手让他们去做。当员工被你信任时,就会愈来愈有信心,也更加投入工作。
相反地,当你控制得太紧,管过了头,他们就会退缩,觉得自己没有价值、不受信赖,当然也愈来愈不信赖你。
2.你要求太多,却没有肯定员工的付出:变动加快、竞争愈烈的年代,企业不断要求员工「用更少、做更多」,还要他们勇于挑战大胆的目标。但是,当属下真的做到时,你给了怎样的回馈?
亲自感谢他们的付出、肯定他们的工作对公司的意义?或只是用电子邮件送上一句不痛不痒的道谢?想要别人信任你,就要让对方知道你对他们的重视。
亲自感谢他们的付出、肯定他们的工作对公司的意义?或只是用电子邮件送上一句不痛不痒的道谢?想要别人信任你,就要让对方知道你对他们的重视。
3.你表现得像猪头:雷纳有次去拜访客户,亲眼看见一家大型企业的球行销总监当众发飙。他的团队都晓得他脾气一来,就会搥桌大骂,口不择言,每个属下都可能被他点名,公开责骂。「我们都被他羞辱过,」一位成员事后透露。
如果你想让团队信任、尊敬你,就要留意自己对待属下的方式。例如,属下没有达成业绩目标时,与其痛骂他,不如冷静、清楚地面对问题,设法找出未达标准的原因,并了解团队未来在哪些地方,可能需要你的协助。
4.你不肯承认错误:人非圣贤,孰能无过。当上司犯错的时候,该怎麽办?你能否放下身段,谦虚地坦承错误?你会不会告诉团队「这件事我做了很糟的决策」或「现在来看,我当时的评估并不公平,应该向你们道歉」?
德国西门子公司执行长罗旭德在《纽约时报》专访中坦言,「我天天都会犯错,但愿同样的错误不会再出现。」当你承认自己也会犯错,你不仅展现了人性的一面,也等于接纳了部属犯错的可能性。这麽做,有助于建立良性的沟通和互信,更能鼓励员工追求创新,勇于冒险。
5.你刻意掩盖真相:你的员工都相信你会说实话,还是认定你八成会拐弯抹角、扭曲事实?不管真相是公司财务出现危机,或是组织即将进行重整,你都不该「煳弄」员工。刻意掩盖或操纵真相,就是一种作假,属下迟早会对你失去信赖。
6.你回避面对人事与绩效问题:领导,就是要让属下晓得你对他们的评价。你是否经常逃避员工的绩效问题?例如,有些员工表现不佳,你当做没看见,团队的业绩全靠A咖部属来扛?
这种消极的做法,只会替你找来更多麻烦。你的团队会充满忿忿不平,明星员工不再那麽卖力,较后甚至可能跳槽而去。
7.你没有以身作则,说到做到:领导人都把信任挂在嘴上,然而,你是否能用实际的作为,建立部属对你的信任?例如,如果你明明喊出「员工靠前」,却吝于栽培员工,或不让员工有更多表达意见、参与决策的机会,看在员工眼裡,他们还会信任你吗?
很多领导人常犯的错误,是认为他们爬到了上司的职位,理应获得属下的信任。「这是大错特错,」雷纳指出,「领导者唯有透过实际的作为,才能真正赢得他人的信赖。」
建立信任的五大要素
「信任是一切的根本,」领导学之父华伦。班尼斯在《领导,不需要头衔》一书中强调。信任不仅能帮忙领导人收服人心,也能使追随者安心工作。而领导人该如何创造、维持信任?班尼斯提出了四个要素:
1.坚定:无论遇到什麽反常的事情,领导人始终一以贯之,不会半途而废,务必坚持到较后。即使必须有所改变,也要把理由沟通清楚。
2.一致:领导者言行一致,绝不会说一套做一套。
3.可靠:关键的时刻,领导者随时都在。在重要关头,他们已做好准备帮助员工。
4.诚信:领导者一定要兑现他们的诺言和约定。
除了这四项,史丹福大学管理教授苏顿在《好老板,坏老板》一书中,还提出了第五项要素─
5.担当:领导人要扮演属下的挡箭牌,帮他们撑腰。你能挡住外部干扰,让部属专心做事吗?你有勇气为了保护属下,而反抗高层的愚蠢指令吗?肩膀够硬,属下当然信任你、跟定你!
打造信赖环境的方法
信任很难建立,却很容易流失。所以,主管应该为团队打造容易信赖的环境,让员工建立对主管的信任,以及对自我能力的信心。管理专家贝尔克和托普琴克建议,不妨就从以下的做法开始:
多与团队成员分享组织、部门的愿景。这麽做可以让他们看清楚目标是什么、他们可以怎么做来达成这些目标。
给部属清楚的指示。让他们知道你能掌控全局,让每件事都按部就班进行。
多与部属分享自己成功与失败的经验。这麽做,能让团队成员对你的感觉更真实。
从与每个团队成员的谈话中,认识每个人对工作的期待。而在这麽做的同时,你也展现了自己对他们的关怀。
4招「不服从」工作法
你是否曾经因为没办法说服上司,闷闷不乐过一天?或是在重要提桉上,说话白目不得要领,无法引起同事共鸣?有日本「研修女王」封号的大串亚由美(AyumiOhkushi),曾有包括三井不动产、明治乳业等150家企业向她学习如何积极与人交涉的成功心法。《Cheers》杂志从她的着作《交涉力》(AssertiveNegotiation)中,整理出4种关键实战心法,让你在职场沟通上无往不利。
1.用「三明治」说话法,提出反对意见
想表达反对意见时,若是一开始就採取攻击姿态,往往会招来对方更大的反弹,建议採用「+」、「-」、「+」的「三明治说话法」来表达。例如:
「我认为你的这个想法,是以往没有的新观点。」
「但如果能深入谈到具体的行动计划,相信更有可能实现。」
「下星期我们以具体的行动计划再开会讨论吧!」 2.从对方的字典,找出关键字
一般人都只听自己想听的事情,和别人交涉不顺利的原因,除了说话的主题和内容,一字之差,都可能引起对方的反感和不悦。
与人交涉的过程中,注意听对方说的话,肯定能找出对方喜欢用的字眼,以及想听的字眼。接着,再从对方的用词中,巧妙的找出「关键字」,是让对方自然想听你说话的要诀。
例如:「这次的专桉,不能失败。」「没错,想要胜利,先察看其他公司的动向。」
3.掌握提高「好感度」的4把金钥匙
决定靠前印象的要素,就是说话的内容、说话的方式以及外表。同样的演说,因为呈现方式不同,会给人不同的印象,提桉时要让人感觉「好像能听到有用的资讯」,或是「听听这个人说什麽吧!」,就必须掌握「笑容」、「手的位置」、「目光接触」、「空档时间」这4把提高好感度的金钥匙。
「笑容」:有人嘴巴在笑,但眼睛没笑,给人一种「没说真心话」的感觉。要诀是放鬆眼睛的力量,提高嘴角,真的笑不出来也可借用口令“lucky、cookie、whiskey”,把尾音“ki”拉长。
「手的位置」:抱着胳膊、搓手,都是错误的。双手放在背后,会让人感觉你隐藏企图,也会使对方紧张。把双手自然下垂在身体两侧,是较佳姿势。
「目光接触」:不是凝视对方的眼珠子,而是把对方的整张脸,当作一幅画来眺望,去读对方的表情。如果对方有好几位,每一位给数秒钟,彼此做目光接触。
「空档时间」:你投过去发言的球,对方接球后,应该让他有适当的空档时间投回给你。就算只有15秒,也是一种「对话」。没有给对方留下空档时间,会让人觉得「只要默默听你讲话就好了」。
4.避免使用消极的口头禅
一个人交涉经常胜利或是失败,只要看他的说话方式和口头禅就能略窥一二。老是失败或是容易被骗的人,说话方式也是「消极的」。
例如「大概」、「像」、「应该是吧」这些都是属于消极的口头禅。此外,「像我这样的人……」也是属于消极的自我贬低的交涉方式。或是别人问你喝点什麽时,回答「茶,好啊」、「什麽都好」,也是应该避免的口头禅,以免与人交涉时,给人畏畏缩缩、举棋不定的印象。

铝道网】王峰不是中国IT界靠前个创业的VP,也不是较成功的一个。但他有足够的生存智慧。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一半是悍匪,一半是书生,王峰的两面性让他能够迅速完成从职业经理人到老板的切换。
离开金山
哥们儿,你不要以为我天天跟你讲话像个土匪,其实我骨子里知道在场面上怎么混。
在金山,我夹在两个人中间,一个叫求伯君,一个叫雷军。但我活得很好,我跟他们俩都合得来。我有老求那一面,他的玩儿和生活会跟我分享。他不跟我谈工作,偶尔我跟他谈起公司较近怎么样,谈完了,他说,哦,挺好。其实他没听懂,但他觉得王峰的语气很坚定,肯定都是对的。但是到了雷军那儿,他就很认真跟你讨论工作,我也很认真。我在金山的工作方式,每天平均跟雷军开会聊到晚上十点。
这两个人中间,我不能说我起了调和作用,但是确实关系都挺好。我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像是国共靠前次合作时候的周恩来。
我在金山待得很舒服。一直到2006年底,我觉得没有空间了。那一年,我确实心情复杂。我倒不是说一心想当CEO造反,但我没空间了。我承认,这和金山还没上市也有关系,即使上市我也觉得金山成长太慢。刚做游戏的时候,我一度觉得我们能做到盛大靠前、网易第二、金山第三,但后来发现,我们在战略上还是保守了。那一年,完美时空和巨人都嗖嗖地往前冲,非常猛。它们上来就抓住一个免费的模式,而金山是收费的。没办法,金山一直在改革,但是它一直遇到革命者,它老没在关键的时刻革命。机构太沉重,掉不了头了。
我们慢了,而这个慢我不能阻挡。当时走人非常多,我的手下直接被挖走做COO。我尽了较大的努力,为了留一个员工熬夜陪他聊。到了2006年下半年,有一天,我在金山柏彦大厦楼下的凉亭蹲了一个小时,非常落寞。我想了很久,得出的结论是:想要留住员工,你的成长速度要比员工成长速度快。做不到这一点,就会走人不断。
2006年12月,我提了辞职报告。当时的心态就是不想干了。我什么建议都不想听,我烦透了。当时大家也觉得挺好的。你知道这种感觉吧?就是OK了,觉得少了谁都行。我突然发现,我真的可以走了,我对公司没那么重要。
不过,我走的时候跟雷军说过一句话,是下楼撒尿的时候说的。我说,去读一读郭沫若的《甲申三百年祭》吧,对现在的金山有好处。郭沫若在抗日战争刚刚胜利的时候,建议毛泽东去读一下,我觉得金山当时也正在逐渐丧失某种理性。这种理性,雷军一直有,在他较困难的时候也有。但是当时网游已经赚钱了,尤其当时卓越网套现了,那是一次空前的个人狂欢。有钱了,说话口吻就不一样,太不淡定了。
不是没人找我。我在职场上遇到过很多诱惑。新浪很早就找过我,我都当口水话听。这一次,我看到了机会。有VC和业内大佬找我,说要不我给你钱,你自己干吧。这些话对我产生了化学反应。某一天,我发现,风、水、空气、环境都跟我说,你可以创业了。时机到了,我觉得应该自己做一摊事。
我得到过一些邀请。仅次于暴雪的韩国NCsoft的CEO来北京找过我很多次。那时候我还在金山打工,很忐忑地见了他三次,我想这要让雷军知道还不恨死我啊。他说,加入我们,给你球副总裁,把中国的股份送给你。我说,我要创业。听说我要离开,完美时空的迟宇峰乐坏了。他给我发短信,说来我这儿吧,二把手,我们马上要上市了,股价也好。我说我不会去,我去任何公司都是对金山的背叛,我只有创业一条路。
我拒绝了很多人,也没有拿IT大佬的钱。老实说,我得到过雷军的很多暗示,他说王峰如果真有一天想自己干,我雷军马上一千万给你。我相信这是真话,但是当我要离开金山的时候,我不想跟金山的人有任何瓜葛。王峰出来还要雷军的钱,当小弟没当够啊?
IDG对我较积极。周全见了我,过以宏见了我,张震也对我很好。当时他们捧着我,说你赶紧干吧,我们态度较好,谁都不可能比我们更快了。我离职一个礼拜,就跟他们签好了。一签完,我就去美国了。
我沿着美国东海岸玩了一个月,从纽约、华盛顿到迈阿密,一个一个往下走,挺开心,晒得黑黝黝的。那时候,创业的事肯定是定下来了,但怎么干,不知道。圣诞节的时候,我到了波士顿,全美国都在狂欢,我突然发现自己很寂寞,就在这一天,我想回来了。
现在看来,我这钱也是稀里糊涂拿的。其实,我离职之前公司内部还有另外一种方案:拿你在公司非上市前的将近1000万估值的股票做一个金山子公司,你占5-10%的股份,用金山的品牌做一家公司。我告诉你,我像傻逼一样认真对待,但后来董事会没有同意。
我出来创业不容易,被拦了一道又一道坎。我离职的时候是签了竞业禁止协议的,所以理论上我在当年是不能创业的,如果要起诉我,我也面临风险。金山曾有某人去找过IDG,IDG就来跟我说,你小子还有这么回事啊。从美国回来以后,大概在2007年三四月之间,钱还没有到账,我就找雷军聊过一次。我必须承认,当时他放了我一马。
在金山十年,几乎每年生日都是雷军给我过的。2007年1月28日,这一次,他们心里也微妙,没心思帮我过生日,就想着王峰又要挖谁了。我成了他们心里较大的敌人,兄弟一夜之间反了,就变得很恐慌,到处在谈话,问你是谁的人。你没想到,当你脱离掉那个体制以后,面临的是另外一种社会关系,而且曾经你较好的合作伙伴变成另外一种较微妙的关系。人生的精彩,我就是这时候感觉到的,但是你发现,你敢于做那个无畏的我了。
这一年生日,我在大学校园里办了一个生日宴,也算是告别礼。来了几十号人,坐了十几桌,大家很感慨。没有求伯君和雷军。我的感受也很复杂,不能叫内疚,应该算遗憾吧。选择辞职之前,内心蛮挣扎的,曾经无数次地回想过去,心里很纠结。那种忍是按天来忍的,那是较痛苦的,因为你太习惯那种生活了,你是认真的,不是混的。但是有一点,你决定了,就没办法了。这些情绪很快被你的信念所灭,因为你已经选择了无畏的我。
古惑岁月
我在四川出生。我妈跟我讲,我出生那一年,1969年,是重庆武斗较厉害的时候。重庆是较大的兵工厂基地,外面叮叮咣咣的枪炮,全是,各个工厂的工人把枪端上来干,完全打疯了。我妈说,你出生在枪林弹雨里。我O型血、水瓶座,其实是很好合作的人,但小时候的环境可能对我影响比较大。我身上真的是有野性,很早就有人跟我说,王峰你身上有一正一邪。邪未必说我做了坏事,但我肯定不是那么严谨的书卷气。
我们家是兵工厂的孩子,跟北京大院也差不多。从小到大什么环境呢?天南地北。有人家从上海来,有人家从东北来,有人家从山东来,有人家从包头来,也有人家是本地的。口音杂啊,你一听,邻居什么口音都有,所以极容易形成冲突。
父母一天到晚打架,小孩也一天到晚打架。你不打架,在学校是混不下去的。我是个什么样的孩子呢?亦正亦邪。坏孩子拉着我说抽烟去,好孩子来跟我讨论数学题。所以,王峰是个两面性很强的人。跑到夜店,很high,豁出去了。跑到一个会上,很内敛,像是书生气很重的人,甚至很害羞。遇见哪样的人,我就成了哪样的人。在我心里,一面火焰一面海水,从小到大就是这样。这是一种生存智慧。
我是中学老师出身,一干就是六年。1995年7月10日左右,我把我们那个班的课程安排给一个高三的数学老师,自己拎个包就来了北京。我什么也没有,没有同学,没有朋友,特别恍惚。我觉得我疯了,来这儿干什么?我当时就想两条路,要么海南,要么北京。我一想,我还算念过点书有文化的,北京踏实点,在海南被捅死了都不知道。
1995年8月,我从人民教师的讲台来到街头,帮人卖保健品。靠前个月工资180块。后来我看老罗的《我的奋斗》,发现兄弟还真像,以后一定要跟他喝酒。他1995年在中关村图书城混的时候,我也在那混过。我卖保健品就在图书城的海淀药店,大概站过两三个月点儿呢。对面有中国书店,我当时站完点就跑到外面去翻书,还买了一本研究生入学考试指南,不行就考研。卖保健品的小孩素质都很低,晚上跟他们喝完酒,回家以后还看研究生英语,他们说,神经病。
王峰出生在1969年的重庆三线兵工厂大院。他的性格里既有书卷气,又有枪林弹雨的江湖气。
后来有人跟我说,王峰我觉得你是个没安全感的人。啊,你怎么这么看我。但我后来仔细想了想,他可能说得有道理。我心里是惶恐的,多少会做些后手的准备,会提前有所考虑,我会提前想它较坏是什么样子。就像后来创业,很快第二年就二次融资了,原因很简单,我觉得现金要足够。
熬了几个月,我自己找到了货源,就跟人合伙做了个公司,相当于创业。三个人合伙凑钱,我把家里攒给我结婚的三万块钱要出来,入了股。
这个公司的治理结构很简单,出钱较多的董事长,出钱第二多的总经理,我出钱较少,销售部经理。我就跑啊,往山东跑,往新疆跑。跑到新疆石河子、塔城、乌鲁木齐、克拉玛依,全跑遍。一个人,像飞侠一样。这几个人都很土,就知道做生意、做销售,然后省下利润攒钱,每个月把我们零售赚到的钱汇给几个老大。我干了整整两年,那两年我几乎每天吃方便面,还是两毛五一袋批发价的华龙方便面。较惨的一次,坐了三天三夜的硬座。
1996年冬天,12月份,我押了十箱的货到新疆。一出站,货超重了,我想十箱可怎么拿啊。当地有个乌鲁木齐人,说我帮你,结果出门就把东西拿走了。我要追,检票员拦我,说要交超重罚款。等我交完罚款,十几分钟过去了,人早就没影儿了。
正是冰天雪地的时候,漫天飞着雪花,只要一出门,就知道外头风有多大。我戴着我父亲年轻时候的一条红围巾,一走出去,哗,红围巾被吹到天上去。我满脑子是懵的,所有的货、衣服和20万的现金都在里面。有声音在我耳边说,有人刚刚进胡同了,你敢进吗?管它,面子靠前,否则那俩兄弟骂死我,说傻逼,哥们儿不跟你玩了。我冲进去,果然看见他在弄我箱子。我上去就把那哥们摁地上了,敢抢我货。那帮公安局的都看呆了,说你小子真牛,气焰太嚣张了,有种。我原来一个人民教师啊,一夜之间变成这样的人,邪的一面出来了,都是环境塑造的。
那天晚上我没敢出站,出去被捅了都有可能。当时的感觉是,这辈子再也不想创业了。第二天一早,天还没亮,我把十箱货扔到车顶上,直接上了长途车。我一边把东西往上扔,一边想,我怎么成了这么一个人。那完全是另外一个自己,你刚打过流氓,你比流氓还狠,像悍匪一样,车上的人都不敢惹你。过夜车很慢,我一个人坐着。窗户外头是新疆的戈壁滩,又长又开阔。半夜的时候,天上的星空一片蔚蓝,美极了。我安慰自己说,人生这么壮美,自己还是很潇洒的,像个行走江湖的大侠,也没什么可害怕的。
1997年1月,我去了一趟青岛。合伙人说,这两年咱们都没挣着钱。我不知道真假,我也没法知道我们赚了多少钱。我把所有的账都结了,拿回本金,不干了。我买了早上6点钟的火车票,准备回北京。那天早上,我醒得特别早,一个人跑到海边待了两小时。当年怀抱一腔热血离开家乡,怎么混成了这样子?你也不知道你是进步了还是退步了,因为你变成悍匪了。倒也没有惧怕感,因为在海边的那两小时,我已经超级平衡了,我想,我重新是我自己了。
1997年2月19日,我回了北京,准备找个地方,看看有没有招聘IT的工作。结果当天,邓小平去世的消息出来了。我一个人跑到天安门,工作也不找了,天天看电视,很哀伤。这样过了一周,我参加了我人生的靠前次正经面试。面试我的人跟我同龄,是雷军。我开始了长达十年的金山生涯。
我明显觉得,在金山跟我一起打工的很多人,都过于书生气。这可能是我在金山迅速崛起的一个重要原因。学数学和教书出身使我愿意总结和分享,这样的性格在一个团队里沟通会很好。再一个,我很早就经历过肉搏战,放得下。很多纯程序员出身的人,要跨过这一步很难很难。这样一来,我从做业务到管项目,走得比一般人快一点。

作者:匿名2007次浏览

作者:匿名3877次浏览

作者:雷晓宇3042次浏览

, , , , , , , , ,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