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浦京五金新闻

多普达之父,鹰的爪子开始老化

6 12月 , 2019  

铝道网】中国的品牌链(国家品牌,产业品牌,区域品牌,企业品牌和个人品牌)目前还处在起步和创建阶段,中国的企业众多,但卓越的企业家却是凤毛麟角,而且品牌意识与高度普遍不足,中国品牌群体崛起的道路任重而道远。
当GDP高速增长的同时,中国却没有诞生出几个高价值的品牌时――
当我们的国家形象,产业规模,企业品牌团等因素整体迟缓和乏力时――
当中国还缺少一些品牌文化的生长土壤和品牌信仰时――
于是我们不得不承认:30年改革发展下的中国经济环境,我们的底子过薄,我们的企业还不具备与重要品牌竞争的“资本”和“资格”。
中国民族品牌的颓废也让中国的企业和企业家,让营销者们感到苍白!感到汗颜!中国的品牌建设与营销行为一直处于韬光养晦的状态。于是我们不得不接受人们“愤青”和关于“中国品牌不作为”的指责。
虽然我们国家在经济上可以展示肌肉,展示实力,但在品牌责任与格局,在品牌高度与意识,在将来品牌建设的道路上我们还要持之以恒,不断提高。
中国当下处在经济变革的当口,汇率问题,劳动力成本,原材料价格,品牌建设与营销传播的成本等因素,不断变化的宏观经济环境,使我国企业所面临的比较优势很快丧失。对于企业来说,让我们更加多了一份思考:那些弱势,不思进取,无高度,缺乏意识的企业将面临未来大环境的清洗和净化。
所以李旭先生认为:企业若想立足于长远,力争创一流企业,建一流品牌是不二选择。
一:品牌建设,意识不变=行为受阻
市场已经不再是传统时代,“酒香不怕巷子深”早已是过去式,专注产品的经营而轻视品牌的经营,认为品牌就是品牌,品牌建设就是做产品和销量,产品销量上去了,品牌也就做好了,做品牌就是打广告,做品牌投入高,见效慢,只要产品品质好,价格合理就不愁没有市场。这些都是我们中国企业品牌建设层面的思想误区。一旦走入误区,也就走入了品牌建设的弯路,那结果也自然不必多说!
品牌营销实战专家李旭先生认为:中国市场,是营销的天堂,在中国,面竞争才刚刚开始,品牌营销才进入浅表式的初级阶段,我们较大的敌人不是竞争对手,而是企业自身贪图眼前利益的“短视”与品牌意识和高度的不足。
所以:做企业,做品牌,做营销,要先做思想运动,做换脑工程,以免再走弯路!
连消费者都明白:现在是一个品牌竞争的时代,很多企业都挂在嘴上,但距离实际的科学的品牌操作却还有很大的差距。很多企业会本能的考虑,我们是中小企业,我们只需要增加销量,不需要品牌,不需要形式化的东西。其实我们不妨考虑下,在这个充满竞争的经济时代,销量从何而来?没有品牌,拿什么去竞争?会有稳定长久的销量吗?
品牌是一个高度上的思考,品牌是企业行为,不是产品行为,更不是广告行为。
二:树立正确且有高度的品牌意识
1:理解品牌建设对企业的重要意义,树立品牌发展观念
2:了解企业自身的品牌资源 3:品牌价值才是企业的核心竞争力
4:品牌资产才是企业较大的无形资产 5:依据企业发展整体战略来规范品牌战略

铝道网】在生命中,在企业发展过程中,有时候必须做出艰难的决定。
开始一个蜕变的过程: 必须把旧的习惯、旧的传统抛弃,使其可以重新飞翔。
只要愿意放下旧的包袱,愿意学习新的技能,
就能发挥自己较大的潜能,创造新的未来。
需要的是自我改革的勇气与再生的决心……
这是一个关于鹰的故事。鹰是世界上寿命较长的鸟类,它一生的年龄可达70岁。当鹰活到40岁的时候将面临一次生死抉择!这主要是因为当它的生命到了第40个年头的时候,鹰的爪子开始老化,无法有力地捕捉猎物;它的喙变得又长又弯,会垂到胸脯的位置;它的翅膀会长出又密又厚的羽毛,让它的双翅变得沉重,难以飞翔。
此时的鹰只有两种选择:要么等死,要么经过一个十分痛苦的重生过程——150天漫长的蜕变。如果想重生,鹰得独自飞到山顶,在山的高处准备重生。这是一个漫长而可怕的过程,重生的鹰要忍受莫大的痛苦和剧烈的身体创伤。重生的靠前步是除去老化的喙,鹰用头抵着粗糙的岩石,在石壁上一下下地磨擦,把老化的喙皮一层层磨掉,直到完被剥离。这时的鹰已经无法吞食食物,它不吃不喝,凭借体内不多的能量来支撑自己的生命,在痛苦的煎熬中静静等待。
几个月后,新的喙慢慢生长出来,鹰开始了重生的第二步。当新的喙长出来后,鹰使用喙把爪子上老化的趾甲一根根拔掉,鲜血一滴滴洒落……然后又是痛苦而漫长的等待——奄奄一息的鹰在痛苦中长出了新的趾甲,而此时它还得熬过较后一关:用新长出来的趾甲把身上又长又重的羽毛一根根拔掉……当新的羽毛长出来后,鹰完成了涅磐般的重生!
新的喙、新的爪子,新的羽毛,鹰又能重新捕食了,重生后的鹰能够再活30年!
这篇有关鹰的文章使我感触颇深,由此深深体会到我和我的管理变革团队为中小企业实行管理变革、管理创新、管理升级的必要性和紧迫性。这些企业经过多年的发展,从一个家庭式作坊发展成为一个初具规模的中小企业,但一些过往支持企业成功的因素却反而成为阻碍企业今天发展的问题,特别是企业文化和管理观念,如何适应企业规范化、标准化、数据化、规模化的经营成为中小企业发展的较大瓶颈。
我们在管理变革中所起到的作用就是平稳的使企业完成蜕变这个过程,既要帮助企业生长出新的喙、新的趾甲、新的羽毛,又要使其不会影响其生命,能有效、稳步延长企业生命周期,真正打造百年企业,这也是为企业提升竞争力的主要源泉。因此我们倡导,在我们所辅导的企业中推动文化创新活动——“鹰的重生”,打造“鹰的重生”文化。告诉众多民营企业需要“鹰的重生”的勇气和决心。
企业要发展必须做出困难的决定,开始一个的蜕变过程;必须把旧的、不良的习惯和传统彻底抛弃,可能还要放弃一些过往支持企业成功而今天已成为企业前进障碍的东西,使企业获得新的翅膀可以重新飞翔。这次蜕变是痛苦的,对企业,对全体员工都一样,但为了企业的生存,为了实现企业的发展目标,必须要经历这场鹰的蜕变历练!
后记
我们需要深深反思,为什么企业投资者不缺钱却招不到适合企业、助企业发展成长的人才?为什么新引进高素质的人才不能与原有管理人员融洽、和谐相处,较后只好抬腿走人?为什么客户投诉率高达80%、报废率高达15%的企业还在苦苦挣扎而不寻求变革以支持企业渡过难关?为什么在企业中所有人员对问题都漠视,视不正常为正常而没有人站出来去解决呢?为什么老板经常讲“流程大过总理,制度大过董事会”但真正流程、制度到他面前都变成了废纸了呢?为什么企业持续不赢利、濒临倒闭破产老板确为了面子而自我安慰呢?回顾这些,我们深深反省企业中每一个人应该为此承担的责任是什么?
企业该不该“重生”……

铝道网】股市较大的风险不是大盘下跌的风险,不是行业和个股的风险,“多普达之父”杨兴平博士给出的结论是,股民的行为风险高于任何风险。昨日,在南京证券一场投资顾问培训讲座上,杨兴平表示,不仅是中国的投资者,世界的投资者都一样,操作失误是造成亏损的根源。
“多普达之父”
提及杨兴平博士,较为人熟知的是他一手缔造了国产智能手机多普达,2006年,因与股东发生矛盾,杨兴平离开了多普达。2008年,在TCL集团总裁李东生多次诚意邀请下,杨兴平较终答应出任TCL通讯的CEO。其实之前,杨兴平已经成立了上海自然道通讯服务公司,以理财领域作为切入口。在接受邀请的同时,杨兴平和李东生立下一份“对赌协议”:杨兴平如果能使TCL手机年销量达到1000万台,TCL作为战略投资人将向自然道公司注入一笔资金。
2009年,TCL卖出超过1600万台的手机,杨兴平功成身退。如今,年已半百的杨兴平全身心投入了自然道公司。杨兴平说,他有两件较重要的事情要做,靠前是帮助沉迷网络游戏的年轻人;第二是帮助亏损累累的股民。对于靠前件事,杨兴平表示目前还无能为力,但第二件事正是他职责所在。
转战理财市场
为什么在IT界打拼多年后会转战理财领域呢?杨兴平说“责任感”是他的源动力,他的目标是在理财这个庞大的市场中,再造一个“苹果式”的神话。
回国创业之前,杨兴平是美国硅谷高技术公司PIXO的技术副总裁,曾牵头研发出靠前套智能手机操作系统和无线互联网服务平台。2000年,PIXO陷入生存危机,不得不把技术卖给苹果公司。一年后,乔布斯将之结合MP3硬件技术,推出了消费电子产品史上的传奇iPod。
为什么一个在技术上没有创新的产品能让全球几亿消费者为之痴迷?杨兴平后来想通了这个道理:技术必须融合商业模式,才有生命力,“一款人见人爱的产品,一定能触摸到人们的灵魂深处”。杨兴平因此修正了自己的职业目标:做出一个产品,使人们生活更幸福。“我很看好健康理财,相信未来可以做到5000个亿,上万亿都有可能。”
行为风险较高
杨兴平介绍说,在美国华尔街,投资顾问的首要任务是帮助客户控制风险。“而在中国,大多数股民进入市场,都是抱着快速致富的幻想,没有什么风险意识。”杨兴平说,“2007年,很多人看到身边亲戚朋友炒股赚了钱,于是拿出多年积累的血汗钱进入股市,结果亏损惨重。”
在股市里亏钱,固然原因很多,比如经济环境不佳、大势走弱、行业疲软以及个股业绩差等等,但归根到底还是操作失误。“由于贪婪、恐惧等人性的弱点,导致股民较大的敌人是自己。”股民的行为风险高于任何风险。对于现在所做的产品,杨兴平说:“它是一个全方位的手机理财产品,我希望把硬件、软件和服务结合起来,提供全新的理财服务平台。我不能保证帮股民赚钱,但能帮他们控制风险。”

作者:品牌中国网3014次浏览

作者:杨建明2239次浏览

作者:徐方逸1862次浏览

, , , , , , , ,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