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概况

的准绳 曹德旺会给人讲起叁个和睦亲族的轶事,小编带着本人的钱演完了较后一场

4 12月 , 2019  

铝道网】开版语 一切源于一场对话。
在一个讲禅会上,偶遇一个企业家,他刚从MBA班下课,匆匆赶来。问他为什么来听禅,他想了想说:“我挣到靠前笔钱后,靠前件事想的就是给自己买个房子,也许这房子有很多问题,但我总要有住的地方啊。现在,我想给自己的心也置一处房子,不管这房子现在看起来有什么问题,但心总要有住的地方啊。”
是为开版语。
多年以后,曹德旺依然清晰记得孩提时在香案前磕下靠前个头的情景,母亲站在香案边,而家里,几乎空得什么都没有。
“如果你把人生获得的财富当做一种礼物,你会变得很淡定,不那么浮躁。”如今已是中国首善的曹德旺坐在《中国经营报》记者对面,神态安详得如同邻家的长辈,娓娓讲述自己坎坷而丰富的过往。
冬日的福清,温暖如春。 穷的“馈赠”
凌晨3点,曹德旺从床上爬起来,用自行车驮着一筐水果,到80里外的福清县城,买了镇上没有的水果,再骑回高山镇卖。一天,他可以赚两块钱。
那一年他14岁。
此前5年,曹德旺度过了自己的小学生涯。家里穷,没办法再供他读下去,他只好辍学。
回想那段岁月,曹说:“少小的贫穷,对我的人生是一笔宝贵的财富。年少时的贫穷没有让我觉得日子很苦,那时我可以吃很多苦,也能苦中作乐。贫苦对意志也是一种磨炼,吃过苦后,现在做什么事都比那个时候舒服。现在作为富人,我更深刻感受到阳光空气时间,以及绿草和鲜花对所有人都是一样的。”
其实曹家几代经商,曹的曾祖父曾富极一时。而到了他爷爷一辈,逐渐破落。后来,曹德旺的父亲和舅公又重新将事业做起来,曹的父亲曹河仁曾是上海永安百货的股东之一。因时局动荡,举家迁回老家福建。因运输家产的船沉没,曹家瞬间一贫如洗。
这样的家世背景,让曹德旺建立起自己的财富观:“对财富要看得开,我的祖上,经历过多次大起大落,辉煌破落我们都经历过。即便是解放前的四大家族,那么显赫,今天也逐渐沉寂。明白了这些,你就会感叹自然的伟大和人类的渺小。”
基于这种财富观,曹德旺对孩子的培养也是如此,他从小就告诉孩子,钞票花花绿绿的,可以用它做事,但也不能把它看得太重。同时,曹德旺坚信吃苦的经历对于孩子成长的重要性,如今已经接班的大儿子曹晖,自十多年前进入福耀集团后,从底层的车间做起,与工人同吃同住。
沉浮洗练的人生,也让曹德旺能够以豁达的心态看待财富,享受生命。“其实,我的生活并不简朴,住着别墅,请了厨师和管家。而对于慈善事业,我会在保证两个前提下去做,首先确保公司有足够的流动资金,其次要保证家人有一个不错的生活水平。”
“给”的原则 曹德旺会给人讲起一个自己家族的故事。
“一次,有陌生人向曹德旺的父亲借钱,曹父问自己的舅公要不要借。舅公正抽烟,并未马上回应,抽完烟后他说,钱借给人家就等于丢了,什么时候还给你,就是捡了。你先掂量一下,是否丢得起,丢得起就借,那就不要在乎人家是否还得起。”
这个故事深深影响了曹德旺的慈善观,他认为,这是佛学中“持戒”的道理。
1984年6月的一天,曹德旺的小学老师来找他,想让他捐助更换校的课桌。那时,曹经营的高山异形玻璃厂虽然已经度过亏损阶段,但还未开始赚钱。可曹还是拿出了2000元。
那是曹德旺的靠前笔捐赠,曹也正是从那里起步,一直走到了中国慈善榜的较顶端。
难能可贵的是,曹德旺还要确保他捐的钱是干净的。
曹德旺的福耀集团从来不给官员送礼,他说:“我与官员保持着适度的距离,有时也会在一起吃饭喝酒。但我不会开口去求他们,多年前,中国政府允许中国企业合资买进口汽车,而要买进口汽车需要海关审批。那时我几乎每周都会和海关关长吃几次饭。而我的汽车牌照一直是绿牌照,没有黑色的。人情在,但我不欠这个人情。”这样的做事风格,当然会让曹在生意上有不小的损失,但他认为,“反正我只做汽车玻璃,凭智慧赚钱。如果我要做房地产业,可能会比很多企业都做得成功。但是我就像一个渔夫,一网鱼中,我只要带鱼,其他的让别人去得吧。如果心里能有这样有舍有得的心态,赚钱后也安心。而官员也同样,你不屈尊于他们,他们更会在心里尊重你。”
对自己的员工,曹德旺毫不吝啬。2007年在福耀的北京公司,有一名实习生得了白血病,曹德旺个人为他支付了100多万元的医药费。“我跟下面总公司经理说,你发现公司员工有重大困难,不要请示。需要解决,就帮他解决。不能把员工推到社会上去,当然需要救助的事情也不会天天发生,一年有几百万上千万元就解决了,这些钱我们还是能承担得起的。”曹德旺告诉记者,只有员工在乎你,企业才会有前途。
有一个记忆片断一直让记者记忆深刻,在2007年福耀集团的一次大型晚会前半个小时,曹德旺像往常一样在厂区踱步,正好碰到一群化好妆准备演出的小员工们,结果这些孩子如粉丝见到明星一样尖叫,一窝蜂冲上去抓住他合影。也许,那是让曹德旺较为满足的一刻。
“信”的坚持
有人把曹德旺称作“佛商”,遵循佛学教义的某些精神,的确是曹德旺工作和生活的准则。
在记者面前,曹德旺较常提到的是佛教的“六度”:“六度包含的布施、持戒、忍辱、精进、禅定、智慧,如果都能做到,一个人就好比获得了行动指南,任何事情都能做好。六度的靠前度是布施,而布施其实涵盖了六度中持戒、忍辱、精进、禅定、智慧的其他五度。布施包含财施、法施、无畏施。财施中,小至一毫一厘,大至百万千万元,都是财施,根据你的能力大小去做;法施,是为别人施予智慧、能力和办法,如果你没有金钱去帮助别人,可以一起去想办法;第三是无畏施,如果一个人不怕牺牲,不畏难,死都不怕,还有什么不能为别人做的呢?”
“佛不在意你送什么给他,佛也不会和你做交易。佛不需要你的什么,但是你需要找到方向,提高境界,因此你才会对佛朝拜,求他给你智慧。”曹德旺说这些时的神态,专注而满足。

铝道网】每一个成功的企业家都应该是一个管理设计大师。
其实,虽然“设计管理”早已经发展成为一个新的概念和学科,成为企业提高效率、开发设计新品的一件利器,但是,当这个词汇颠倒一下重点,变成“管理设计”的时候,却并没有受到足够的重视。
企业的发展都有一个由小到大的过程,在企业尚小时,企业的管理大都是见招拆招、被动应付,甚至可以说,企业的管理者都是在等待一些问题出现,然后处理掉。然而,这种缺乏预见和规划、缺乏管理设计的管理方式造成的后果就是,企业无法积累管理资源,在人才的配置上比较生涩,企业的战略行为没有延续性,没有目标设定,较终企业在发展方向上出现偏差,无法达到一种均衡的发展状态。
如果用管理能力区分企业的成熟度,那么,那些采用摇摆式随机管理的企业无疑是不成熟的。
讲个小故事。当年在南京大学读书时,我所在的经济系与地质系常常举行拔河比赛。地质系的同学常常到野外考察,个个人高马大,但是到拔河比赛时,却每每拔不过我们。这是一个有趣的现象。而仔细探究起来,是因为他们每个人都很有力,但是用力的方向却不一致。作为一项团体运动,每个成员用力的方向不一致,不仅不能形成合力,反而互相干扰。再者,他们用力的时间点也不对,分解开来,就是在一个个的时间点上以少对多。如此,焉能不败?而我们经济系拔河有个小诀窍,一头一尾两个人是我们较看重的,他们的任务并不是发较大的力,而是确保整个团队朝着一致的方向用力,而且是在同一个时间点上同时发力。
这个小故事更像是一个管理学寓言。企业的运作无外乎人财物、供产销。要厘清企业的目标、方向、时间点、资源的排列方式,而管理设计就是着眼于此,让企业的资源得到合理运用,让企业不同的部门形成合力。所以,管理设计是从企业的战略乃至使命开始,以一种倒推的方式逐步落实到具体需要什么样的通道,需要什么样的商业模式,需要什么样的管理方法进行配套。
现在大部分企业管理者往往更重视产品、业务设计,而忽视管理设计。实际上,管理者忽视的恰恰是运营中至关重要的理念和逻辑。
一个企业在不同的发展阶段,采用的是不同的逻辑。这一点在以前的专栏文章中我已经以苏宁为例做了阐述。比如,在初创阶段,企业的经营讲究情感逻辑,但迟早这种情感都会受到利益冲击,而不得不转向利益逻辑。直到有一天这种利益关系变得复杂了,企业的发展逻辑就进入第三个阶段的规则逻辑,乃至企业与社会鱼水不分时的道德逻辑。
实际上,这些运营逻辑并不能分出好坏,只能说具有情景的适应性,在一定的阶段起主导作用,但是如果没有这些逻辑或者说逻辑使用错位,企业的发展定然堪忧。
管理设计在某种意义上就是一个潜在运作逻辑的描述和构想,就是通过归纳企业运作中的诸多问题,找到规律,使之成为一种管理模式的实现方法。
如果企业的运营完是个性化的,是不可预知的,当然就不可能有管理设计。实际上,企业之间不仅有很多共性,而且会表现出阶段性的共性。这样,企业的共性就成为管理设计的基础。在一定工具的帮助下,比如现在企业普遍采用的ERP信息管理系统,实现管理设计的构想可以让企业更好地运作。
另一方面,企业的个性化特征也要关注,比如企业的规模、行业属性、企业家的个性等等。这就使得管理设计在表现一种潜在的管理逻辑的同时,还要作为企业个性化应用的一种完美体现。也就是说,管理设计基于共性,基于规律,同时为企业的个性化所制约。因此,管理设计就不可能一劳永逸,必须与时俱进。这正是早些年的ERP大潮中,诸多企业在实施ERP的过程中失败的重要原因,它们看到了ERP蕴含的管理共性,但是忽视了自己企业的个性。
企业终归是由人来管理的,而人往往有感性管理的冲动,只有从繁杂的琐事中跳出来,从全局、本源、规律上看待企业的经营问题,进行管理设计,进行科学的、理性的管理,如此才能避免管理的诸多失误,避免随意性的管理给企业造成巨大的波动。

铝道网】以下是刘晓庆在书里对自己挣到靠前笔钱时的精彩描述——
很快,较后一天到来了。
从靠前场起,大家都变得比往常严肃,不苟言笑。我们都在等着那重要的时刻。当然,就是那发钱的时刻。
下午,这个时刻开始了。前台仍然走马灯似地表演着节目,后台演员们轮流走进地下层的剧场办公室。
我是较后一个被单独叫到办公室的演员。我这个阿里巴巴还没有说“芝麻,开门吧!”那厚厚的一摞人民币就到了我的手中。有生以来我从来没有过这么多钱,就是见也没有见到过。自那以后在生意场上不知有多少钱从我的手中流过,却从没有任何钱像当年那一摞钱一样令我觉得是——钱。
就像是叫化子捡了金子,不知道把钱放在何处,从毛衣的领子里放进去,走了还没有两步就漏出来掉在地上,心慌意乱地拾起来,拍打两下绑在我的裤腰中间。我带着我的钱演完了较后一场。注意力部集中在腰部,深怕没演完我的宝贝就掉到台上。挺直腰板上场,挺直腰板下场,腰上鼓鼓囊囊的一团,还以为是我的衬衣在毛衣里面没有扎好。
当天晚上连夜赶回北京,已是凌晨四时,心跳得如同刚刚作过案的小偷。打开房门,立刻把门锁好。快走到床前再返回去拉拉门闩,检查门是否确实关严。当确定门已经锁死后,从腰间摸出那牛皮纸信封住下一倒,一大堆花花绿绿的纸就洒了一地。全是几毛钱、几块钱的小票。先在心里算一遍,再拿纸笔来列算式算一遍。二十四场,一百五十元一场,我的妈呀,三千六百元!我简直倒不过气来。我开始数它们。十元钱的放一堆,五元钱的放一堆,五角钱的放一堆,一元的,一角的,五分的各放一堆。三千六百元钱布满了小小房间的各个角落。先数了一遍,少了四十元钱,再数一遍,又多了十元钱。再数一遍,又多出二十元钱,再数,再数,再数……怎么从来就没有对的时候?数人民币的双手已经脏黑……
一夜没有睡浑身筋骨酸痛。眺望窗外觉得是那样的心旷神怡。心中不停地策划着这笔“巨款”的用途:冰箱,床,衣服……暗暗下决心有机会还要去挣钱。只要挣到一万块就收手不干了。那时好像还是不那么正大光明,总是偷偷摸摸的……

作者:厉林2270次浏览

作者:匿名1997次浏览

作者:匿名2379次浏览

, , , ,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