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新浦京五金新闻

家里没有一件像样的家具,知名品牌如何成长为领导品牌

29 11月 , 2019  

铝道网】“我们少了许多父辈身上的精神,也很少有人会去追忆和缅怀父辈的辛酸史用以自省。”说这句话的,是“富二代”郑威奇。
郑威奇,1992年出生,浙江象山人,刚读大一。这句话,来自他的长篇博文《回忆,我们仨》。
这两天,这篇5000字博文被网友“浙江象山”转载到新浪微博上,截至目前,已有100多人转发。很多网友说,自己看得掉了眼泪。
创业时期为省钱郑父动手术硬是不打麻醉
郑威奇的长微博述说了他父母的创业史。
郑威奇的父亲从小就是苦大的,有5个兄弟。他14岁辍学上山打柴,17岁学着养螃蟹,19岁开始学木工。
成婚后,5兄弟分家,他和妻子只分到了两只碗和两双筷子,差不多就是净身出户。
1992年,郑威奇出生了。为了凑医药费,父亲把亲戚朋友来看望时送的荔枝等水果都拿到集市卖了。郑威奇两岁时,家里做鲶鱼生意亏本,还背上了债。此后,一家三口为了还债,连菜都不舍得买,整整喝了两年酱油汤。
2001年前后,父亲摔伤脚踝,需要动手术打钢筋接骨。为省钱他没用麻醉,咬着毛巾让4根钢筋穿过骨肉。
郑威奇说,他希望用父母的故事与大家共勉,人生的真正出路在于自强不息。
办的厂年产值5000万郑家却没一件像样的家具
2002年,老郑两口子在象山定塘买了一块地,办了一家小厂。小厂慢慢做大,去年的产值已经达到了5000万元。不过,郑家还是一样的简朴低调。
4日,记者赶到象山县定塘镇探访发现,不管是厂房还是住宅,四面都是白墙,没有任何装修。家里没有一件像样的家具,连床头的橱柜都是20年前的款式。
老郑正在电脑前忙碌,穿着一件普通的灰色T恤,脚上一双普通的黄皮鞋,还脏了好几处。
当记者把郑威奇的文章拿给郑妈妈看时,她的情绪激动起来,紧紧盯着文章,好一会儿才说:“平时我们就是给他讲的,没想到他记得这么牢!”
她说,家里至今保留着分家时的一只瓷碗,还准备把它一代代传下去,就是为了记住那些日子。
富起来后,为什么还这么低调,连房子都不装修一下?郑妈妈说,当初也考虑过装修,但做民营企业资金链很重要,家中的钱每一分都要考虑好去处,一不小心资金链断裂,企业就有崩盘的危险,后来装修一事就不了了之。
博文节选
●妈妈说:“当我决定嫁给你爸的时候,也是他较穷的时候……你爷爷分家产的时候,我和你爸爸分到两口碗两双筷子,没有房子。那个时候我挽着你爸的手走出村子,村民指着你爸的背说‘这女的跟了他就是去讨饭的!’我和你老爸的婚礼是在你外婆家进行的,其实也不算婚礼,就是我们俩,你的外公外婆和你的大小娘舅坐着吃桌饭,新房就是外婆家老屋的小阁楼。”
●父亲说:“你老妈生你的时候,剖腹产,没有钱付医药费,来看望的几个亲戚送的荔枝,我们俩都不舍得吃,拿到集市上去卖钱。所以儿子我告诉你,作为男人就是天塌下来了也不能哭!我那个时候就硬是把眼泪锁在眼眶里!”
回忆,我们仨儿 我,父亲,妈妈。

铝道网】2012年7月3日,《华尔街日报》以“葛兰素史克认罪,接受30亿美元罚款”为标题,详细报道了制药巨头葛兰素史克(Glaxo
Smith Kline)因为追逐暴利违反游戏规则被处以巨额罚款一案的细节。
作为球第三大、英国靠前大制药商,葛兰素史克长期享有良好声誉。打开其中国官网,企业使命映入眼帘,“我们的总体追求是:让人们能够做到更多、感觉更舒服、生活更长久,从而提高人类的生活质量”。翻译得有些佶屈聱牙,但不失一个老牌英国药业巨擘的尊贵高雅。其企业使命不谈销售,不说利润,甚至不谈疾病和药品,不知道的人可能认为这是一家类似比尔与梅琳达·盖茨基金会(Bill
& Melinda Gates
Foundation)的慈善机构。作为一个在美国生活多年的消费者,笔者本人和身边的同行们也都非常尊重这家著名的跨国公司。
这么一家视“提高人类的生活质量”为己任的公司,究竟犯下了何等的劣行?一言以蔽之,就是虚假广告和向管理机构隐瞒关于药品安全的数据和资料。也就是说,葛兰素史克撒了弥天大谎,既对消费者撒谎,也对政府监管机构撒谎,美国司法部称此案为本国历史上较大的一宗医疗健康欺诈案。国内媒体报道此案时多把“settlement”一词翻译为“和解案”,实在有失偏颇。“和解”是“不再争执,归于和好”的意思,而此案是地道的刑事诉讼,强调的是犯罪行为对社会和国家的整体伤害,远比民事诉讼来得严厉。因此,这里根本没有任何“和解”可言,一方指控,一方服罪认罚,不是“不再争执”,而是“罪证如山,争执结束”,不是“归于和好”,而是“重罚罪犯,杀一儆百”。
利欲熏心,不择手段
葛兰素史克在美国市场的所作所为,与小说或是电影中的画面颇为类似:其把目标瞄准握有处方权的医生,以包括科罗拉多滑雪度假、欧洲游、麦当娜演唱会门票以及免费SPA等不同形式的“礼物”贿赂后者。俗话说,“吃人嘴软,拿人手短”,美国医生也不能免俗,于是笔下留情,胳膊肘就向葛兰素史克拐了过去。显然,医药分家也并不能保证杜绝劣行。
这些还是雕虫小技,更厉害的是葛兰素史克面对广大消费者的洗脑广告。在美国,政府对消费者的保护非常严格,葛兰素史克这样一个在美国运作多年的公司,不可能不懂得其中的规章制度,但是暴利诱惑之下,它仍然选择了冒险打擦边球。
此案共涉及葛兰素史克旗下的三种药品,其中两种是治疗忧郁症的帕罗西汀和安非他酮(Wellbutrin),以及治疗糖尿病的文迪雅。在美国,药品上市以及药效描述都需经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U.S.Foodand
Drug
Administration,FDA)批准,天花乱坠地夸大药效,被称为“商标外广告”(off-labelmarketing)。而葛兰素史克正是被指控非法宣传了帕罗西汀和安非他酮的治疗作用,声称前者适用于治疗未成年人忧郁症,而事实上此药被批准上市的使用范畴根本就不包括未成年人。美国的法律本身就有空子可钻,一方面药业公司打广告不能越雷池一步,一方面医生却可以视患者症状需求开处方,灵活用药。
更为恶劣的是,葛兰素史克竟然亵渎科学,不惜雇用“专业医学枪手”(medical–publicationghost-writer),在医学杂志上发表文章,吹嘘帕罗西汀在临床试验中对儿童忧郁症子虚乌有的治疗作用。并且,文章一出,葛兰素史克的销售人员人手一份,天花乱坠地推销此药为治疗未成年人忧郁症的仙丹妙药。对于安非他酮,葛兰素史克又如法炮制,用高达30万美元的所谓“服务费”,收买了一位电台主持人,其负责的一档性咨询节目颇为火爆。此公在节目里建议患有忧郁症的听众服用安非他酮,因为“有助于改善性功能,或至少不会像其他治疗忧郁症的药物那样抑制性需求”。
不仅如此,葛兰素史克还是个惯犯,四次因违规被罚。1998-2003年,该公司在明知FDA批准的使用范畴不包括未成年患者的情况下,多次违法向未成年患者推销帕罗西汀。并且,尽管该药物在临床试验中被发现有诱发自杀的可能,葛兰素史克的销售人员竟然还把免费样品送到儿科医生的诊所。此外,公司聘用广告和公关公司宣传安非他酮可以治疗肥胖症、多动症、药物上瘾和性功能紊乱。而无论是FDA的批准范畴或是葛兰素史克自己的临床实验,都没有把安非他酮与治疗这些疾病联系起来。有道是“是药三分毒”,葛兰素史克是药业的领袖,当然深得其要领,然而面对巨额销售额和利润,其却到了丧心病狂的地步。

铝道网】前言:中国凡是成长比较快的企业和品牌都有一个或多个四两搏千斤的品牌策略做支撑。市场大战,资金、技术、品牌和质量处于劣势的小厂大多数已经被淘汰出局,都以提升品牌来取得制胜之道。未来的营销是品牌的战争——品牌互争长短的竞争。处于竞争劣势的企业如何整合现有的有限资源与领导品牌抗衡?无名品牌如何在短时间内迅速成长为知名品牌?知名品牌如何成长为领导品牌?品牌策略决定品牌成长速度。

作者:匿名3712次浏览

作者:匿名4779次浏览

图片 1

, , , , , , , ,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