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浦京五金新闻

似乎从来不是中国管理实践者和管理学者的爱好和专长,任正非可是中国的乔布斯

29 11月 , 2019  

铝道网】城市也需要打造属于自己的品牌已经逐渐被城市管理者所接受,城品牌效应可以带来更多的旅游者和更多的商业投资者,带动城市经济社会的向前发展。然而如何打造城市品牌却没有可套用的标准模板也让城市管理者迷茫,从而出现了诸如建设“园林之城、健康之城、平安之城、宜居之城、活力之城、魅力之城、幸福之城”等包罗万象的城市宣传口号和频繁改变的形象符号以及乱无头绪的宣传推广。
那么城市品牌该如何打造呢?笔者认为首先要找到城市的个性!没错!对于一个城市来讲,个性既品牌!
何谓城市个性?根据品牌拟人化对比,城市个性也跟人一样,就是通过声音、图像、视频以及亲密接触从而在目标对象中形成的印象!根据艾·里斯的定位理论,“印象比实际更重要”—比如说到拉斯维加斯,认为印象中就是世界较大赌城,可是拉斯维加斯还有享誉球的酒店、餐饮、时尚购物。提到内蒙古,以为无边无际草原,骑马上学上班,殊不知实际情况是这个地方也是超半的人口生活在城市,住在高楼开汽车。
城市个性也跟人一样,在目标对象印象中定格很难改变。
所以如何设计挖掘提炼升华和培育一个城市的个性,并传播是关键。而城市个性的产生会考虑到城市作为产品的两类目标顾客-旅游者和投资者。旅游者关心该城市是否有独特的休闲观光资源?商业投资者关心该城市的投资环境:包括硬件的基础设施和软件的行政效率、市民素质以及整体氛围等。
考虑到目标人群的需求或目的后,再分析和盘点城市本身资源—就是我的基础核心关键要素是什么?比如说重庆的自然资源要素是-“山城”,如果避之不见“山”的要素而之谈:畅通、平坦、便捷是不会得到人们的共鸣。
城市核心关键要素盘点有个“城市核心要素提炼五角模型”:
1.厚重的历史文化:五千年的中国,除了极少数的工业化城市和移民城市外,中国的城市几乎都有一定的历史文化。而且每一个期房的历史文化都有鲜明的区域特色,对于城市的历史文化要进行挖掘提炼应用,赋予新的内涵的时代要素,历久弥新突出差异化;诸如襄樊较近回复古地名襄阳,希望借势深厚的历史文化资源。
2.丰富的自然资源:中国丰富的地理地貌特征造就了中国的每一个区域都有自己独特的自然风貌,山川河流沙漠草原丹霞卡斯特不一而足。自然资源比较适合旅游休闲观光和合理开采。要对自然资源进行规范整合塑造,体现鲜明的诉求;比如新疆也拥有广袤的大草原要给与保护恢复合理开发。
3.突出的优势产业:由于划经济时代的铺垫或市场化后的顺应发展而每个区域都有支柱和优势产业。对支柱优势产业要给予扶持支持和帮助提升,做强产业链和产业集群,提升城市的产业竞争力,“马太效应”除了吸引更多的投资者外,还可以开发工业旅游等新兴产业;比如蒙牛伊利带动呼和浩特成为中国乳都,提升城市产业经济,又以“工业旅游”带动城市的形象和企业的品牌塑造。
4.稀缺的战略要素:所谓的战略要素是国家层面的战略要素在城市的体现。对于战略要素,城市无权变更或修正,而只有借势完善树立一个独特的资源;比如东风航天城所在的内蒙古额济纳旗成为世界的焦点。
5.全新的政策导向:政策导向是针对上述四个要素均缺乏的城市,根据发展导向给予政策倾斜支持,用适合本城市的社会经济特显结合的政策导向成为城市的个性和特色,比如某重要贫困县在缺乏可挖掘和打造的要素先,为了吸引世界500强企业做出大幅度的政策支持,提升了区域经济,提高了城市的形象。城市根据自己的世界情况,提炼了核心要素还不能成为城市的个性。
再此基础上要利用“fab法则”与目标群体的需求和要求进行有机结合才能成为一个城市“靠前、、专一”的城市个性。

铝道网】从“它世界、我们世界、我世界”诠释任正非的“一江春水向东流”,从回到原点,“从群众中来到群众去”,呈现李东生“鹰的重生”。
2012年是中国经济的又一个转折点。在困难与危机的关头,企业家有意无意地都在反省。
68岁的任正非面临着传承难题。他以独特的方式,系统梳理整合了他的心路历程,写出了“一江春水向东流”。许多企业家看到后,都喜欢跟我交流他们的读后感。泰康人寿董事长陈东升就跟我说,“任正非可是中国的乔布斯,值得好好挖掘与诠释”。我深以为然。一如乔布斯,任正非痛恨平庸。他对接班人的选择和传承,不是关起门来说事,他要刻意打造出一个与众不同的强势气场。
任正非40岁那年放弃了当专家的梦想,创立了华为,就是想打造平台集结的人才,希望能成就点事。所以从一开始华为就设计了人人股份制。从员工出发的一整套体制安排,可说是华为的一条横轴。而人人股份制正深刻反映了任正非办企业的原点:从人出发,仅仅从人出发。在他眼里,员工不是“产出的成本”,甚至也不是可以“增值的资本”,而是“公司的根本”。
从客户出发的一整套市场策略,是任正非建构的华为纵轴。在人人股份制土壤中茁壮起来的员工具有无穷创造力。任正非正是靠着他们深入内心,去触摸客户的痒痒肉。华为2万元起家,没有什么背景,能晋身世界500强,成为球通讯设备行业老大,没有这个人人股份制的纵横坐标是不可想象的。
这个纵横坐标只是一个伟大公司的深厚土壤。要在这个深厚土壤上耕耘,催生出令人侧目的人才,还需要“活文化”,需要领导人深入一个个现场,去捕捉现场神灵。开始几年,任正非都不敢开大会。他每天做的,就是深入一线与客户和员工交流与碰撞,一旦发现好的做法和共振的点子,就到处传播。在考虑传承的重要时刻,他较担心的就是这种深入一线的精神和做法,能不能延续。
任正非的反省是深刻而全面的。他从华为的土壤和体制的独立观察开始,透视了人人股份制与EMT轮值主席的过去,展望了CEO轮值的未来,梳理了在办企业的“它世界”层面的一些关注焦点。任正非没有简单化地停在“它世界”的层面,而是更深入地揭示了其背后的文化:“我们的世界”。
人人股份制是他的双亲给他的灵感和理性。父亲任摩逊对爷爷任三和经营方式的诠释,母亲程远昭的舍己从人,都让任正非毫不含糊地把“亲亲而仁民,仁民而爱物”作为华为的经营哲学。

铝道网】“管理是管理者的生活。”面对“生活”,只有“思想”而绝不是那些缺乏时间性、脱离现实情境和人文关怀的行动法则,会成为改变组织较强大的力量。然而,“思想”似乎从来不是中国管理实践者和管理学者的爱好和专长,而且在管理学者这个圈子里的人们更清楚,“思想”恰恰是中国管理学界长期以来鄙夷、排斥、围剿的对象。比如你偶尔去看一个叫做“爱思想”的网站,几乎看不到中国管理学者的影子,也很少听到管理实践者的声音,这算是一种经验证明吧!那么,“没有”或者说“缺乏”思想的管理实践者和管理学者,如何面向一个更美好的组织生活?
中国的管理实践者:基本称职值得期待
我们有理由为这个时代感到骄傲,不仅仅是GDP,不仅仅是因为国有企业的空前强大,不仅仅是因为某些人对“中国模式”的聒噪,而是因为有那么多具有创业冲动和勇气的企业家、管理实践者在努力经营着自己的事业、组织,为社会创造着财富,为人们提供着足够丰富的产品和服务,尤其是为普通人提供了更稳定的生活,更广泛的活动空间,更多的选择和自由(这是较较伟大的地方)。我特别感佩于那些有着深刻的人文关怀和认同文明社会普遍价值的企业家和管理实践者,因为在这个时代,太多事业的成功—必须付出高昂的精神代价,这终究是对一个健人的巨大伤害。
为了“成功”或者生存,他们迁就了很多不该迁就的东西,追随了很多应该引以为耻、引以为戒的东西。遂在他们耀眼的成就背后,留下了形形色色权钱交易、巧取豪夺、为富不仁、血汗工厂、坑蒙拐骗、假冒伪劣等等令人遗憾的轨迹。但他们还是值得期待的,因为我们普通百姓的生活正是因为他们的努力发生着深刻的变化!较重要的是,他们所处的行业环境决定了,他们更有可能表现出一定的良知和对底线伦理的敬畏,看重产品和服务的品质,着力打造更具历史感的品牌。而且,他们当中的有些人已经开始让财富散发出一种特别的格调,比如对公益、慈善的关注和投入。我相信,他们能够做到,他们应该是这个社会的精英和希望。
我期待他们有勇气为自己的组织(无论是企业还是非营利组织)确立某些信念、价值、原则,期待他们乐意把自己的组织建设成既有效率,又富人情味儿的“家园”。我期待那些秉承其组织文化的管理实践者,能够以自己的言行向外界,向社会传播“一种信念、一种原则、一种气质、一种教养、一种坚持”,我相信这股推动社会前行的精神力量—一种新颖的管理思想,就会从涓涓溪流成为滔滔江水。
中国的管理学者:基本不称职需要等待
如果“成功=GDP”,如果“中国模式”的确值得畅想,难道我们不应该好奇,是何等“伟大的管理实践”创造了今天中国的“富强”?曾经的日本,曾经的“亚洲四小龙”,不是让组织文化、全面质量管理、看板、儒家文化风靡过好一阵吗?但很奇怪,比较其它的兄弟学科,中国的管理学者们,这个由国家较大的自然科学基金较大程度资助过的人文社会科学学术群体,似乎很少向人们证明过—“管理作为生产力”与强大国力的那种内在的经验与逻辑关联!我们是听到了几声“中国特色管理学”的呼吁。但除了新闻工作者、传记作家的那些快餐读物以外,有多少科学、严谨、重大的管理学术成就,试图在解读中国组织管理实践的密码,在帮助人们高效地达成组织目标,在深刻反省种种光鲜表象下的真实图景?换言之,人们对中国管理实践知道多少?管理学被广泛地理解为致用之学,但中国管理学术界的贡献到底何在?
应该承认,我们正在形成一个越来越学术的管理研究队伍,习惯于以科学研究的样式,包装自己的研究成果,却并不太尊重科学研究的一般常识——对管理真相的深入观察;它们习惯于用现成的理论,量表、貌似复杂的统计技术,分析数据,验证或偶尔扩展那些理论,却不太考虑中国千年未有之大变局中,组织管理的“历史性、情境性”。我们是看到了越来越多的“构念”、“变量”及其关系,甚至是号称具有“因果关系”的。但他们很少提供“可复制性”的证明,或者偶尔尝试去检验了,却发现“在这种情境中”,那种关系是“强的正相关的”;而在“另一个情境中”,却可能是“弱的负相关”。尽管同样是来自国际学术界的批判现实主义(critical
realism)提醒过我们那种变量关系的不可靠,但很无奈,今天的管理学术圈似乎只认同—形式科学的“实证研究”,并不断被自己所制造的那些“关系”所鼓舞。我始终怀疑,那些参数/系数是真地可以作为配置资源的决策参考依据吗?—Who
knows,who cares,who
does?!今天,他们更宏伟的目标也包括他们自我评价的较高标准是—拿更大的重要课题,为国际管理学术杂志写出“较适宜”的英文论文,这就是这个团体较大的使命和较高的荣誉—我非常怀疑,这种研究真的那么有用?

作者:匿名3816次浏览

作者:王育琨8095次浏览

作者:匿名3296次浏览

, , , , , , , ,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